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329|回复: 4

【连载更新】《歌剧院的幽灵》

[复制链接]

7

主题

57

帖子

2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
发表于 2020-4-21 02: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日方舟同人  傀影x玫兰莎)
文章连载(可能坑)
镇楼图自画
图文版权只归作者所有



9DA55857-D69C-48A7-A2A3-64B433DAC826.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7

帖子

2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
 楼主| 发表于 2020-4-21 02: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隰玄昆 于 2020-4-21 13:33 编辑

(一)
白色的余烟渐渐沉默在烟斗石楠根的斗钵中,灰银发色的男子轻轻吐出一口漂亮的烟圈,摸不着的雾气像是兜兜转转的甜甜圈,等到它散开,发酵红酒般的烟香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年轻的男子嘴唇靠近烟斗,他神色放松,再次缓慢且悠长的吸了一口,品尝着舌尖上淡淡苦涩的芬芳。
“黑夜中的幽灵,幕布后的幻影。告诉我,你的敌人在哪,是谁……”他轻轻哼着小调,手指在红木的扶手椅上打着稳定的拍调,再次轻吸口中的烟斗……
烟气却调皮的躲进了被烘烤成黑色的烟草,口中浓厚的红酒味道变成了淡苦的焦香。
哦,瞧瞧~一根新的火柴,是否能唤醒你的热情。
男子不以为意的笑笑,他从椅背上坐起,正了正因为斜躺而略微酸痛的身子。他拾起圆茶几上的银制刮刀,轻轻拨弄掉斗钵内沾染的焦碳,又用锡质的通针戳了戳烟斗内烧尽的白灰。指腹温柔磕磕翻转的斗底,一团干净的烟灰便顺利的落入小小的玻璃缸中。
男子取了根火柴,划亮,火光照的烟斗表面的红色木漆更加鲜亮。期间他用带着白手套的指腹擦拭下斗口的灰迹,然后再将长杆的白磷火柴深入斗钵,不紧不慢画着圈。
轻吸——吐出的烟正好吹灭火柴,他任由活泼的青烟渐渐变淡,再不紧不慢的抽吸一口,让烟气流经口鼻,留下那好闻的酒似芳香。
楼下的人声变得嘈杂了些,男子抖了抖耳朵,他目光一瞥,棕灰色的眸子望向剧院的舞台。
戏剧正逐步进入高潮——舞蹈的女子,奔跑着跃起,扑倒在地。灯光只聚集在她身上,乐团与和声只为她而响。
初次拜访的观众不禁低呼出声,绅士们窃窃私语,身旁的女士则不住取出丝绸的帕子擦拭面庞。
男子的竖瞳凝望舞台,却不起波澜,仿佛这独属于他的地界里,喧闹与烟构成了两个互不干扰的世界。
“摇晃棋子的旁观者…”
男子的嘴角向上挑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结局我早已知晓……”
他放下烟斗,小心清理干净后随身放好,又啜饮一口骨瓷茶具中的红茶,微微留底。男子带上遮住上半张脸的猫面具,一张钞票压在薄薄的瓷器托盘下,他起身下楼。
走出剧院,马车早已恭候多时,脸庞白皙的车夫裹在大衣里,他似乎有些惊慌,像是害怕被发现怀里抱着的威士忌,见男子上了车,便红着脖子,使劲打下马鞭,让马蹄清脆的哒哒声与木质车轮的嘎吱声交织在了一起,渐渐消失在雾气迷蒙的街影里。
只是在隐没的轮廓里,拥有双尾的黑猫轻轻舔着自己的爪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7

帖子

2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
 楼主| 发表于 2020-4-21 13: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它用舔湿的前爪梳理下自己的胡子,就像淑女在用抹了精油的手帕打理自己长长的秀发,从容而优雅。
黑猫半眯着天蓝色的眼,似乎在歌剧院大门正对的雕像肩上,它只需要像某个君主慵懒的小女儿,在父亲赏赐的封地里无所事事的从城堡上俯视。
没人在意这只黑猫,也没人注意它偶尔摇晃的尾巴还从根部分出了另外一条,常常被压在身子底下。谁会管呢?反正当天刚刚蒙蒙亮,负责吹灭煤油灯的看灯人开始一天的工作时,这只猫就已经趴在被腐蚀成锈绿色铜像头上,开始监督着它的子民。
人们早已熟视无睹,或者说,他们早已忘记闲暇时抬头往上看看,然后注意到阴沉沉的天幕下还有一座旧王持剑挥向南方的雕像。
他们行走匆匆,在面包房里留下两枚灰扑扑的硬币,再提着三条色泽像是石头的硬棍离开;有些人躲进了每次移动都会尖叫一会的铁盒子,那喷着白色热气的大家伙天天按着固定的轨迹画着圈……
黑猫颇为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除了海员经过时身上的鱼腥气会让这位女爵饶有兴趣的睁睁眼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挑起它的兴趣。
直到有一天,它发现它的子民把头低的更向下了,走的更匆忙了。空气里留下了硝石的硫磺味,刺着它的鼻子发痒。
但与此同时,它灵敏的嗅觉也偶尔会捕捉到一股淡淡的,像是雨后花瓣与麝鹿香腺混合的异香,顺着不同的路径,最终汇聚到它目光常常停放的建筑上,猫草一般地撩拨着。
于是在某一天的夜色降临后,懒懒散散的黑猫终于离开了它常待的地方,借着一辆刚好停在雕像下方的马车为跳板,在某个长着大鼻子的半睡车夫还没发现异常时,幽灵般的溜进了灯火通明的歌剧院……
————
“小姐……您不能在这种场合乱跑的……”某条金碧辉煌的走廊内,头发花白的老管家正站在鲜红的天鹅绒毯上,一脸无奈的看着低头把眼睛瞥向角落花瓶的小女孩,“一位合格的淑女……”
“……”女孩只是冷冷的把头撇的更向边。她身着深黑色的半袖西装,熨烫整洁的五分西裤堪堪挂到膝盖,一朵漂亮的紫粉色小蝴蝶结正正好好戴在脖间的衣领中,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是维多利亚乡绅家的小儿子。若不是长筒白袜能完美的包裹住小腿,戒备的保安绝不会放任这不合规矩的小丫头进入这上流社会的聚会点。
“您今天已经够任性了。”老管家深深叹口气,他颤颤巍巍的重新把银框的单片镜夹到眼眶上,“现在跟我回去,老爷今天需要您在场。”
“……”女孩紧紧咬住牙,水雾气充斥着她淡粉色的眼睛里。紫色的短发被打理的服服帖帖,隐约散发出薰衣草与雨后鲜花的味道。
老管家再次摇摇头,他从前胸口袋中摸出丝绸制的手帕,微微沾了沾额头上的薄汗。
“请跟我走,玫兰莎小姐。”他郑重且严肃的向紫发的女孩伸出右手,“我之后会劝劝老爷的。”
女孩终于有了些反应,她转过脸,目光仍旧倔强,却也只是冷冷的抿住嘴唇,轻微却沉重的点点头。一老一少终于有了共同的步调,缓缓顺着红毯,向着走廊的拐角走去。
只是他们不曾知晓,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始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隐藏在角落花瓶架底部的黑猫迈着轻缓的步子,缓缓走出阴影,它灵敏的小鼻子嗅出了混合在浓郁麝香中的淡淡薰衣草味道,轻轻顺着两人的步子优雅的行着,好像只不过在自己的后花园中漫步。
从股间分叉的两条尾巴高高翘起着,猫儿的步子在红色的天鹅绒毯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7

帖子

2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
 楼主| 发表于 2020-5-15 09:48: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隰玄昆 于 2020-5-15 20:03 编辑

(三)
金碧辉煌的剧院,交谈的人们似乎戴着假面。玻璃制的高脚酒杯盛了薄薄一层暗红色的酒液,觥筹交错声中,紧抿嘴唇的玫兰莎被布满皱纹的大手牵引着,几乎是被拖拽的带到面色阴郁的中年人面前。
“真是够了……”不知是什么人暗暗低语,紫发的小姑娘蓦然抬头,正对向面前男人斜向一边的脸。似乎是注意到了躬身的管家,男子正回视线,只是稍稍颔首,知趣的老管家便默默退到一侧,留下娇小的玫兰莎停驻原地,一言不发的等待自己父亲的问话。
中年人只是不耐的摆摆手,“噤声,现在开始,跟在我身边。”他清清嗓子,接着又换上一张笑脸,对着途径身侧的贵族先生脱帽行礼。
真是一副市侩的嘴脸……玫兰莎的眼里隐隐露出厌恶,她一言不发,冷眼旁观周围的一切。
没人注意这打扮成小子样的丫头,这让玫兰莎稍稍松了一口气。在这个不适合孩子的社交圈,她只需要等时间的指针缓缓走过就好。
只是在玫兰莎稍感放松之时,一种被注视的不适感突然令她如芒在背。她下意识抬头看她的父亲,发现男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意思,便又转过头四下张望,直到年迈的管家轻轻敲了下她的后脑,女孩才刚用余光锁定了一双藏在阴影中的宝石蓝色眸子——
猫?
漆黑的皮毛完美隐匿在阴影里,若不是身材矮小又东张西望,怕是也发现不了这娇小的像是谜样的生物。
为什么……会有猫?
好奇心悄悄被闯入视野的小巧生物勾起,玫兰莎小心翼翼地用余光观察着,生怕直视会惊到这来之不易的不速之客。
噢…她可真美……
挺拔而小巧的两只黑色耳朵竖立在细长的脖颈上,天鹅颈般优美的脊椎曲线上覆盖的一层漆黑皮毛油光锃亮,她安静地坐在高档红木的座椅下,天蓝色的眼睛深沉的回望那羞涩的小姑娘,优雅的不可一世。
但美妙的存在不过片刻,仿佛意识到踪迹被发现,隐匿的黑猫突然警觉的站起,灵活的转过座椅宽大的缝隙,消失在一个遮蔽视野的拐角。
不,请等下……
玫兰莎粉色的眼睛里似乎还捕捉到猫儿第二条尾巴留下的残影,她整个人的思绪被突然带起,好像一瞬间,规矩的枷锁又一次被挣断,好像周围的一切在身边放缓,变淡,只剩下猫儿剪影似印在眼底的最后一帧。在一只长满皱纹的大手抓住后衣领之前,紫发的小姑娘就已经顺着黑猫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而除了一脸懊恼的管家,似乎没人注意这小鬼的动向,她同样消失在某个放置座椅的拐角……
等等我……
风似乎在耳边呼啸,可没人注意假小子跑步时不合规矩的吵闹,玫兰莎的眼睛再一次捕捉到黑猫的后脚,她压抑住心里莫名的狂躁,只想再快些奔跑……
似乎有什么又不对劲了起来,本来有自己下巴高的茶几已经高过头顶,天花板离着头顶越来越远,但对于一切的怪异,好像被大脑自动忽视了一般,玫兰莎反而加快了脚步,她的眼里还留着猫儿尾巴的倒影……
拐角,直跑……等等,她在哪儿?
心脏在胸腔里跳的生疼,不知过了多久,玫兰莎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她停住了脚步,周围早已没了黑猫的影子。她四处张望,发现噪音源自远方一个被打碎的玻璃杯……
等等……远方?
事情到这里终于被察觉到不对劲了起来。
玫兰莎惊恐的看向四周,是熟悉的景象,但是一切却被放的无限大。一块玻璃碎片飞到她脚边,大小却是脚上靴子的两倍。
面对失常的景象,未经世事的小丫头失声大叫,但却没人在意。
所有人都步履匆匆,所有人都高高在上……
一只巨大的皮靴掠过玫兰莎的头顶,她惊叫着躲开,阴影完全遮住了光,她用手护住脸庞……跌跌撞撞向旁边退着,脚下的天鹅绒毯上纤细的绒毛像是田野上新嫩的小草,可玫兰莎无暇感受,她失去平衡跌坐在地,又连滚带爬向墙角移动。狼狈不堪的小姑娘早已失去了先前那强装的冷漠,现在她只想回到那不苟言笑的老者和冷淡的父亲中间……
木质的地板被行路匆匆的绅士踩的吱吱呀呀,蛀虫侵蚀的地板所留下的坑洞被鲜红地毯隐藏了半边,像是个拙劣的陷阱,可小小的玫兰莎正像是惊慌失措的幼鹿,她没注意到踩在上面,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出声,失衡的身体正好跌入其中,然后经历几处麻木的剧痛,她昏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7

帖子

2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5
 楼主| 发表于 2020-5-15 09:49: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当玫兰莎再次醒来,她觉得头痛欲裂,全身的骨头似乎散架,胳膊上还有着酸胀的炙热感。她抬起左臂,精致的礼服袖口已经被撕裂,一道长长的血痕正在胳膊上形成蚯蚓状的鼓胀。
小姑娘颤抖的用右手轻轻触碰下,随即眼中泪花闪烁。
好痛……
但好在只是表皮被浅浅蹭破,并未伤到肌肉,大概是被什么木刺刮到……
还没等她再仔细些的检查自己的伤势,一股令她寒毛战栗的感觉突然自小腹升起。玫兰莎一惊,她屏住呼吸……
几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逐渐靠近,空气中扭曲着什么焦灼而恶心的呼吸声,带起腐烂的恶臭,一步一步逼近……
牙齿在口腔中打颤,玫兰莎强忍着不让自己跌倒,环顾四周,没有合适的武器自卫……
红眼睛的贪婪主人们靠的更近了,起先,他们只是抽动着鼻翼,小心却肆意的散发出一股熏人的臭气,嗅到血腥味后兴奋的叫出声,一片阴森的空间里吱吱声交错起伏,它们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拥挤的簇拥向前。
玫兰莎这才看清,这群贪婪的……恶心的生物。
老鼠。
也许五只,也许六只,或者……更多?
哦不……
是时候逃跑了,可精明的掠食者早已将地板下的小姑娘身边的空间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一步步逼近,玫兰莎谨慎的背靠木质的支撑后退……
靠上了……对峙令空气多了一股诡异的气味,玫兰莎吞下一口口水,手背在身后摸索着……摸到一处凸起,鼠群突然开始靠进——
求生欲激起后腰一阵暖流,玫兰莎突然转身沿着摸到的突起攀爬,近乎垂直的木质结构令逼近的老鼠毫无办法,甚至玫兰莎一脚踩空,刚好踏在某只老鼠丑陋的脸上,吓得她一激,手脚并用再次向上攀沿,直到那些恶心的吱吱声渐渐消失……可光亮仍旧不在。
该死……这不是地上……难道是……墙壁内?
用尽力气的小丫头毫无形象的寻到一处平台支撑,开始大口喘气,她脑袋空空,有一种炸裂似的头痛,心脏跳得邦邦响,好在算脱离鼠口。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开始喘息似的哭泣。
好奇心常常会害死猫,不是吗?
片刻的安全内,玫兰莎用尽全力的回忆那个之前讨厌但现在无比怀念的家,也许商人嘴脸的父亲令人讨厌,也许不苟言笑的管家很是苛严,但……
一片寂静里,只有微微的抽泣,清晰可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