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534|回复: 13

【无题】

[复制链接]

1

主题

11

帖子

51

积分

初中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20-3-30 23:11: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易青鸾觉得自己很倒霉,千辛万苦的爬上茅山想要拜其门下,却被告知要将入门时领的十几本书各抄上十遍方可成为正式弟子。然而正当她在暂寝里抄第一本的第八遍时,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即五六个弟子鱼贯而入,扯起她便走。易青鸾愣了一下,干干道:“我还没抄完。”为首一个道:“知道,回来再抄。”“那……干嘛去?”“捉妖,人手不够,暂时凑个数。”“哦……哎!?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为首的弟子似是有些不耐烦,回手甩了一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绘着符文的符纸。易青鸾捏起一张看了看,傻傻道:“咋用?”“只要你有脑子和手,这玩意就能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青鸾觉得自己很倒霉,千辛万苦的爬上茅山想要拜其门下,却被告知要将入门时领的十几本书各抄上十遍方可成为正式弟子。然而正当她在暂寝里抄第一本的第八遍时,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即五六个弟子鱼贯而入,扯起她便走。易青鸾愣了一下,干干道:“我还没抄完。”为首一个道:“知道,回来再抄。”“那……干嘛去?”“捉妖,人手不够,暂时凑个数。”“哦……哎!?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为首的弟子似是有些不耐烦,回手甩了一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绘着符文的符纸。易青鸾捏起一张看了看,傻傻道:“咋用?”“只要你有脑子和手,这玩意就能用!”
御剑飞行了一整天,到达闹妖的地域已是次日清晨,易青鸾下了师兄的剑,两腿一软险些跪了。“嗯……附近村子反映总有村民进了这林子就莫名失踪了,这林子确实有些古怪……走!我们进去。”几个弟子大步流星的跨入树林,一旁喘息的易青鸾只好追了上去。
刚入林,易青鸾便感到这里比外面还要寒上三分,愈深愈冷,待到后来所入的翠林成了一片桃林,林间还弥着浓浓的雾。“好冷啊,哪位师兄有多余的衣服啊?”易青鸾哆哆嗦嗦的,半响也没人回应,原来不知何时她已在浓雾中和师兄们走散了。
“师兄!你们在哪?”易青鸾已经开始发抖了,一个啥也不会的女孩子一个人在这么个阴森森的地方说不怕是假的,想原路返回却发现周围环境早已被迷雾笼罩的辨别不出方向。“呵呵呵……我一点都不怕,树林里能有些什么……呵呵……”易青鸾搂紧了怀里的包袱,抖着声音自我安慰着。忽然易倾城脚下一崴,直接聆听了大地母亲的心跳,手中的包袱直接飞了出去!但易青鸾却十分的激动,不顾擦破皮的膝盖爬起来就往前冲,因为她看见前面的迷雾中影影绰绰的现着一个人影。
雾中确确实实有一个人,不快不慢的走着,易青鸾猛跑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拍在那人肩上,欣喜道:“师兄,可算是找到你们了!”似乎……有些不对,茅山弟子都是统一的灰色道袍,而这人身着月白锦袍,三千墨发也没有规规矩矩的绾起而是松松散于身后,大概……认错人了。正当易青鸾犹豫着要不要缩回手时,白衣人转过头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如冠玉,清新俊逸,一双眼角略弯的桃花眼里映不出人间欢悲,清美中似含着一丝阴郁。易青鸾就那么呆呆地盯着那张侧脸看,魂早不知飘到何处去了,忽的反应过来赶忙退了几步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说罢转身便走,却听到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喝道:“站住。”易青鸾很没出息的站住了,转过身去,那少年上前一步,微微蹙着眉,上下打量了易青鸾一番,问道:“茅山道士?”“啊?啊!对,我是茅山弟子。”易青鸾只顾着看这少年的脸却没注意到对方的右手暗掐了一个法诀。“哦!对了,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师兄们啊?我和他们走散了,出不去了。”少年眉蹙的更深了,一会才出声道“五个人?”“对对对,五个人。”“那边去了。”少年指了个方向,掐的诀也松开了。“谢谢啊。”易青鸾鞠了个躬朝着所指方向跑去,腿是跑了,心却没跑,整个脑海里都是那少年的面容,连自己是怎么跑出林子的也不知道,与此同时,桃林里的少年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身朝桃林深处行去。
易青鸾走了整整两天才走回了茅山,一回到暂寝就倒床不语,什么抄书什么美男她都不想想了,只想舒舒服服的睡它个天昏地暗,然而,大门再一次被踹开,易青鸾再一次被人扯了就走,只不过这次是拖去了茅山主观殿。
易青鸾跪在殿上,脑子里疯狂回想自己回茅山时的一切细节,确保自己没惹什么事后,大胆的抬起头与掌门对视,然而,掌门的第一个问题就把她问傻了:为什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啥?就我一个?那人不是说师兄们都走了吗?思毕,易青鸾弱弱的问了一句:“没回来吗?”“回来了还会来问你吗!”“不可能,肯定回来了!”“老夫的弟子回没回来我还没你清楚!?你最好赶紧交代一下为什么!”“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您您是不是老糊涂忘了……”易青鸾一紧张脑子就糊涂,脑子一糊涂就胡言乱语。“你你你,我看你就是妖界派来的!来人!拿锁妖网把她锁起来拿去祭奠我茅山子弟!”老掌门气的胡子都直了,直抚着胸脯。“师父师父师父!!!!我说我说我说!!!”易青鸾一听自己要死马上认怂,不管老掌门愿不愿听就把入林迷路遇“佳人”的事一股脑全倒了出来。痛痛快快的一口气说完后,大殿上却是出奇的安静,易青鸾颤巍巍的左右环顾一番,四周的人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我是不是又鬼扯了什么?易青鸾开始回忆刚刚的长言,忽然听到老掌门发问:“你方才所言……句句属实?”易青鸾急忙往前拖两步,左手竖起三指发誓道:“师父!绝对句句属实!若,若有半句虚言,不得好死!”殿上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寂,良久老掌门才开口:“按照你的说辞,你们应该是行至魔教的地域了。”魔教?什么东西?易青鸾一头雾水,“魔教修行者冷血无情,修炼方法也是些旁门左道,看来最近云暮山一代的村民失踪和他们脱不了干系。”“没准那五个弟子就是被魔教的人抓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青鸾看着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前辈们十一脸懵逼,“易青鸾!”老掌门突然喝了一声,吓得易青鸾浑身一颤“啊?”“同行人中你是修为最低的,但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说!你是不是魔修派来的!”语毕,四周立马响起了抽剑的声音,易青鸾一听立马嚎开了:“师父啊!冤枉人也不带您这样的!一会妖界一会魔修我就长的这么不像好人吗?我要是魔修我还会来干嘛?解决完师兄们直接回老窝岂不美哉啊?”老掌门一脸不相信的盯着易青鸾,捻着胡子思考着。“师父师父,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试探一下我嘛!”易青鸾又往前拖了几步,顺便挤出了几滴泪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一点。老掌门就这么盯着她,良久开口道:“好,老夫交给你一个任务。”说着走下大殿幻出一把剑递给了易青鸾。“明天,你去那林子里寻你五个师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带来哪怕就只剩一片残衣,这把陌尘剑是祖师爷留下的,你带着防身,不过你若是魔修拔了这剑反而会自伤。听明白了吗?”易青鸾听完后顿时感动至极,恨不得原地去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们茅山道士都是有大无畏精神的吗?老掌门看了看易青鸾补了一句“当然,这剑常年未用,有些失灵,对付对付小妖小怪刚入门的魔修还是绰绰有余,遇上厉害的就没多少把握了,遇上狠角就算了吧。不过这魔教里厉害的就那么几个,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比如?”“如今魔教里修为了得的也就魔教教主和他四个护法,其次就是他门下大弟子顾言之,魔教教主你没多大可能遇上,提防提防顾言之就行了。”“那……碰上了怎么办?”“你没腿吗?不会跑么?”“哦……弟子明白了。”那一夜,易青鸾一个人流泪到天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天后,易青鸾再一次来到了树林,入林前她把陌尘剑严严实实的裹在衣服里,毕竟这玩意丢了自己赔都赔不起。当天烟雨朦胧,林子里也格外的冷,易青鸾很快就进入了桃林深处,钩着身子在地上寻找痕迹。“这林子这么大,找到死也找不到啊!冻死人了!不找了!拜个师学个艺我招谁惹谁了!你弟子干我什么事?气全往我身上撒!我还就不回去了咧!”易青鸾很快就没了耐心,愈想愈气,一脚踢飞了一颗小石子,往一棵桃树上一靠,呼呼喘着气。嗯?有脚步声。易青鸾立马紧张了起来,一个清瘦的身影穿过眼前朦胧的雾出现在易青鸾的眼前,是那天那个少年。易青鸾松了一口气,准备拔剑的手轻轻的拂过剑柄自然的垂在身侧,她倒不觉得这少年是个魔修,如果是的话那天就没必要给她指路了。“你怎么又来了?”少年还记得她,不过这次却有了些敌意,易青鸾没察觉出少年语气中的不悦,反而报以一笑,道:“回来找东西,上次走的急落了些东西。”“什么东西?”少年似乎极不相信易青鸾,“额……”易青鸾有些为难,总不能说是来找师兄的吧,忽然灵光一现,呵呵笑道:“那天跑的急跌了一跤,包袱不知掉哪去了。”“里面有什么?”“没什么,一些防身符。”易青鸾觉得自己太机智了!少年看了看她,那模样到不像是说谎,退了一步,左右看了看,继而又将目光转到易青鸾身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知道啊,魔教的地盘嘛。”“那你还敢来。”“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少年微挑了一下眉,道:“我帮你找。”“那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你人真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易青鸾。”少年没有理她,转身用目光扫视着周围的角落。易青鸾跟了上去,笑嘻嘻的说道:“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很感激你,你对我的帮助,我没齿难忘,滴水之恩我定当涌泉……”“顾言之。”顾言之,听到这三个字,易青鸾的笑容凝固了,此时此刻的她实在是是太开心了,开心的简直想拔剑自刎,想想看,师父出门前叫她小心提防的魔教门下大弟子顾言之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拿着一把奈何不了他的古董剑,真是让人感到激动呢。顾言之听身后没了动静,回首瞥了一眼易青鸾,淡淡道:“你在想什么?”我在想什么?呵呵,我在想怎么才能跑的快些。易青鸾果然是个好学生,谨记师父教诲,转身撒丫子就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青鸾闯出一阵又一阵的迷雾,正欲回头看看顾言之有没有追上了,小腿肚上却被什么东西狠抽了一下旋即又被一绊立刻重心不稳的向前栽去,眼瞅着就要脸碰地了,腰上又被什么东西一卷甩到了一棵桃树下,易青鸾不敢喘息,爬起来就跑可再一次被绊了一跤,这下易青鸾看清楚了,刚刚拦住自己的竟是几根红丝,细若发丝的红丝绞成一股,蛇一般灵活的绕着易青鸾扭来扭去,几下就把她绑在了树上。易青鸾挣了几挣,反而越紧了,与此同时迷雾中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顾言之从飘飘细雨中慢慢走来,看着易青鸾开口道:“你跑什么?你又没做坏事。”易青鸾欲哭无泪,拼命的挣扎,侥幸这红丝忽的松了一下,易青鸾抓住时机猛的冲了出去,一把推开顾言之夺路而逃。易青鸾在林中钻来窜去“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便来想走便走。”顾言之的声音似乎就在她身后几尺开外,忽然一阵清幽的桃花香袭来,易青鸾只觉得脚下一空同时腕上一紧,待视线平稳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变小了,小到只有一枚花生那么大,自己的左手腕上勒着一根红丝将她吊在半空中。“啊!!松开松开!”易青鸾死命挣扎,这回可没那么走运了,红丝缚的越来越紧。红丝沿着她的手爬到身上,捆粽子似的把她牢牢缚住。顾言之很快就赶了上来,左手一招那红丝便很乖巧的提着易青鸾潜过去了,顾言之两指捻起那根红丝,微偏着头打量着易青鸾,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易青鸾却明显感到他现在十分愉悦。易青鸾第一次离顾言之这么近,清楚的连他睫毛上的雨珠都可以看清,不过她现在一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一边像条虫一样的扭动一边鬼嚎“放开我!我告诉你我师父要是知道了你们魔修把我扣下了,非得啊啊啊啊啊啊!!!”顾言之压根没理会易青鸾在叫些什么,直接把她塞到了嘴里,含而不咽。“啊啊啊啊,不要吃我啊!”易青鸾觉得又刺激又恐怖,忽的感到右脚微微有些压力,定睛一看,只见皓齿间嵌着自己的右脚腕,现在只要顾言之用力一咬,易青鸾后半生就可以在床上度过了前提是她还能活着出去。顾言之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那只右脚,还时不时左右磨一磨,“啊!你放了我吧啊!”易青鸾的左脚不停的踹着,拼了命的把右脚往里缩。突然,脚上的力一松,易青鸾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口腔深处滚了滚,侥幸没掉下去,还没等她松一口气,自己身下的粉舌猛的往上一顶把她抵在腭下,来回搓了搓又抛了下来左右来回的拨弄她。“你们魔修果然都是变态!能不能给个痛快!”易青鸾绝望中喊了一句她觉得特别有骨气有胆量的一句话,于此同时那条粉舌也停止了对她的作弄,易青鸾难得可以好好吐一口气,不过突如其来的平静也让她有点不安。顾言之挑了下眉:痛快?行,给你个痛快。思毕喉结上下一动将易青鸾给咽了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青鸾被狭窄的肉壁挤压着很快就跌入一只肉袋,刚一接触胃壁,缚着她的红丝都散开了,化作一丝血雾融入了胃壁。被绑了那么久易青鸾手脚发麻四肢僵硬,刚准备爬起来又“砰”的栽了下去,像只蜥蜴一样趴在软肉上,随着肉壁的蠕动颠上颠下。胃里很暖和,淋了一身雨的易青鸾手冰冰的,加上一宿未眠,一会易青鸾竟颠睡着了!
顾言之感到胃中没了动静,只当她是吓昏了过去,轻轻揉了揉腹部转身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过了多久,易青鸾才悠悠醒来,望着周围的一切愣了一会:“放我出去!”没有人回应,只有“砰砰”的心跳声。易青鸾幽怨交加,暴躁无比,对着蠕动的胃壁一顿拳打脚踢,忽然听到头顶传来顾言之的声音:“你就是这么报答恩人的?”易青鸾手下一顿。“你自己说的,滴水之恩你定当涌泉相报。”易青鸾一时语塞,“那……那也不是这个报恩。再……再说你是魔教弟子,我我我……茅山弟子和你势不两立……”易青鸾的声音越来越小,至于最后那句估计只有她自己能听见。上方没了回应,正当易青鸾准备高声大喝“放我出去”时,一根红丝窜了出来把她捆作一团,还将嘴也封上了,易青鸾如一条搁浅的鱼,上下不停的扑腾。原来是到了魔教殿外“大师兄早。”往来不少魔教弟子,看到顾言之都纷纷道早。顾言之微微按了按腹部,点头回礼。尽管易青鸾被绑着,但她却坚持不懈的扭动挣扎,双脚来回有力的蹬踢着胃壁,然而外面的顾言之除了感到胃里有个小东西在不停的扭动再无其他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回来了,什么情况?”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穿过胃壁传到易青鸾的耳中,接着她莫名其妙的停止了动作,乖乖的卧在胃壁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回师尊,是几个茅山道士,弟子已经解决了。”外面没了声响,易青鸾拱了拱,将耳朵贴在胃壁上,努力的聆听。过了一会,易青鸾听到门扇打开的“吱呀”声,接着便没了动静,正当她寻思着怎么没声了时,一口茶从天而降,稳稳的浇在了她的头上。“啊!你干什么呀你!”易青鸾立马弹了起来,温热的茶水顺着乌黑的发丝滴下,尽管被绑着,易青鸾仍然坚持要狠踹一脚。“抱歉,忘了。”顾言之极其敷衍的道了个歉,又饮了一口。易青鸾在胃里折腾到东折腾到西,本想着折腾到顾言之难受了就可以放她出来,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想的有点天真。“奉劝你最好不要过度消耗体力,你越挣扎反而消逝的越快。”易青鸾听闻后,仍然不懈的蹬踢,直到把那块肉壁踢的通红也没有听到顾言之的吃痛的声音。“啊!”易青鸾彻底放弃了,两眼一翻往后一倒,趴在胃壁上闷声闷气道:“我蹬了那么久,你肚子难道不疼吗?”说罢又来来回回的滚了几圈。“你难道不知道魔修就是靠这种方式修炼的吗?”易青鸾仿佛被人当头给了一棒,靠这一方面修炼胃部的防卫是可想而知的,说魔修修炼的方式都是些旁门左道,但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么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是不是必死无疑。”易青鸾良久才蹦出这么一句。“可以说是。”顾言之的语气平和,可易青鸾听起来却像是在下达死刑令,于是她开始慌了,一慌就开始胡言乱语,只见她拱了几拱,倚在胃壁上,急切道:“公子公子,我们商量个事呗,你你你缺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奴婢缺不缺?我我我很会干事的!倒茶洗衣叠被暖窝我都会的!”“……”“老婆呢?考不考虑娶一个?白送!”“……““若是已有妻室的话,我也可以当妾呀!”“……”这次不光顾言之无语易青鸾也很无语,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自己没有……干干咳了一声,道“刚刚那两条不算。”顾言之不语,起身走到榻前盘膝坐下,开始运功打坐。易青鸾身上的红丝又纷纷散开,恢复自由的她立马跳起来毫不犹豫的对着头顶的软肉就是一记上勾拳,顾言之感到腹部微微一鼓,换了个法诀,道:“我说过,没用。”“我知道没用!我都快死了撒个气都不行?!”说罢又是一记边腿踹在了一旁。正当易青鸾在里面捣鼓的有劲时,顾言之冷冷的问了一句:“你修为多高?”“托你的福!老娘没修为!要不是你杀了那几个师兄我现在至少都抄到第三本了!”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易青鸾就一肚子气,砸着胃壁的拳头愈加用力。顾言之倒是感到有些气,难怪自己作了半天法一点修为都没有增长。“我叫你乱杀人,害的我那么惨!我踢死你,疼不死你也烦死你!我……唉?!对哦,我没有修为,哈哈,我没修为!”易青鸾忽然兴奋起来,狂拍着肉壁喜道:“顾言之顾言之,你看,我没有修为,你吃我没用,你不如找几个厉害的吃,我你就放了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任何人提及此事的!”语毕她就把耳朵紧贴在胃壁上,生怕错过顾言之的一言一语。顾言之做了个深呼吸,十分和蔼的说:“没关系,修为没有我可以吸你寿元。”易青鸾的笑凝固在了嘴边,愣了那么几秒便顺着胃壁滑坐下来,呆滞的看着面前的蠕动的胃壁,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从一进来易青鸾只顾着暴虐这一片粉红的世界,还没有好好的观察接触过,入手之处极为细腻,软软绵绵,稍一用劲五指便陷了进去,而易青鸾手下的那一小片软肉在她的轻抚下蠕动的更欢了,很难想象这一处宛如仙境的地方曾是不少修真弟子的归宿。“咕~”易青鸾摸了摸肚子,哦,饿了……她用头撞了撞胃壁幽幽问道:“你不饿吗?”“辟谷期已过,不需要吃饭。”“可是我饿。”“干我何事。”易青鸾听闻后,仍保持着颓废状态,略略翻了个身,哀叹道:“唉,饱死鬼也做不得。苦也苦也……”忽的感到腰间什么东西一硌,漫不经心的摸了摸,这一摸又让易青鸾由低谷状态飞升到了高亢。她蹦哒起来往方才抚摸着的那块软肉上狠砸了一拳,恶狠狠的说道:“我劝你赶紧放我出去,不然我要你好看!”顾言之不理,继续打坐,“我我我告诉你,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易青鸾听上头没有回应,气势汹汹的拔出腰间的陌尘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陌尘剑出鞘的那一瞬,顾言之忽的感到腹中一阵刺痛,像是有人一刀劈在了胃中,他猛的弯下腰,双手死死地捂住腹部,紧紧的咬住下唇才勉强没有叫出声来。从未有过如此剧烈的疼痛,顾言之有些惊慌,好在疼痛并没有持续,他揉了揉肚子,藏起语气中的慌乱,微颤的问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易青鸾得意道:“怎么,你怕了?我才刚刚抽剑呢!”其实易青鸾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本意是吓吓顾言之,让他乖乖放自己出来,不过当她看清这柄剑的全貌时她就放弃了——剑身黑的看不出原貌了,别说情急之下将顾言之开膛破腹了,就是捅死只鸡也十分困难。“什么剑?”顾言之捂着还有些余痛的腹部,心中一惊。“说出来怕吓死你!我茅山祖师爷传下来的开光宝剑——陌尘剑!”易青鸾故意高声大喝,重新将陌尘剑绑回腰间,用外袍紧紧裹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意了!吞她前没有查看她是否带了法器,本想她看起来修为不高,却没想到带了如此狠厉的法器。顾言之平稳了呼吸,暗暗操控红丝缚命去夺易青鸾腰间的陌尘,这次易青鸾倒是早早发现了那两根向她袭来的红丝,惊呼一声拔腿便逃,可奈何这蠕动的胃壁实在是不利于奔走,易青鸾脚下一歪跌在了胃壁上。“唔!”这次顾言之可没有像之前一样不痛不痒了,他明显感到胃里传来一阵钝痛,精神一分散那红丝便软软的趴在了胃底,很快便消逝了。
易青鸾一看威胁没了,立刻又神气起来,麻溜的爬起来狠狠地跺了跺“地”道:“怎么?指望我在同一个地方栽三回?告诉你!不可能!”说罢又是一脚踢在了一团粉肉上,她心中想着反正自己怎么折腾顾言之都无感,自己受了不少委屈,死前撒够了气上路了倒也没什么怨念,哪料想这陌尘剑仅出鞘便压制了顾言之的部分法力,胃里的防卫暂时被攻溃,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对顾言之是莫大的折磨。易青鸾扭起一小片肉来回拧着,嘴里愤愤的碎叨着:“干嘛?嫌我烦了!嫌烦放出来啊!反正你不知道疼,我就捣腾!”光扭还不够,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狠狠地捣在了一旁,“唔!”胃里的痛楚难以忍受,自顾言之修炼以来,胃部的防御一直将自己保护的很好,如今胃里没了保护这从未被人这番糟蹋过的娇嫩肚肠算是遭了秧。顾言之双拳死死抵住腹部,但并不能减轻腹中的拧痛,为了防止叫出声来,下唇也咬的有些没了知觉。可他胃里的易青鸾却不肯消停,一会儿上勾拳一会儿下踢腿,左踢右踹,几乎招呼了胃囊里的所有地方,打得累了仰身一躺,在胃里滚来滚去。顾言之仰躺在床上,一双手胡乱的揉着肚子,脸色苍白,细密的汗珠打湿了前额碎发,再也抑制不住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青鸾正踢的开心,忽的听见头顶传来顾言之低低的呻吟声,足下一顿,待声音小了些,又试探性的踹了一脚,顿时耳边又响起了顾言之的倍受折磨的声音。她一骨碌爬起来,拍了拍胃壁,有些焦急的问:“顾言之,你怎么了?是不是难受?”呃……没……有”肚里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 ,顾言之极力调息气脉,扶着床沿勉强坐了起来。“不难受你怎么喘成这样!”易青鸾莫名的有些气,不过心里已是猜了个十之八九。摸着有些红肿加速蠕动的胃壁,一抹邪笑浮上了脸颊。逞强是吧?能忍是吧?行!我今儿个还非要你亲口喊疼。计上心头,易青鸾往一旁一靠,借着软蠕的胃壁晃来晃去,故作轻松道:“我知道你不疼,魔教大弟子哪有那么好对付,我呢,撒够了气,上了黄泉路倒也没了怨念,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别……啊!”顾言之按着胃部的手猝然发力,贴着掌心的肚皮里易青鸾正一拳一拳的怼着胃壁捣,不光捣,拳每至肉还要狠狠地碾一下。“哈……哈呃……不要……别……啊!”这次的疼痛来的比任何一次都要猛烈,顾言之十指死死掐住胃部,恨不得抠进胃里拽出那个制造痛苦的罪魁祸首。发觉胃里的空间被挤压,易青鸾会心一笑,留恋的在通红的胃壁上狠碾一下,抱臂倚在一旁,戏谑道:“你叫什么呀?你不是说肚子不疼的么。您现在可以尽情的吸我寿元了,我无怨了。”顾言之疼的精神都有些恍惚,所思所想的只有疼疼疼能做的只有揉按肚子,听了这么句话,想回击也没有力气,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听外头的顾言之喘着气,易青鸾白瞪了一眼,心里暗暗调侃:死要面子活受罪。正当她准备再来一套杂拳让顾言之彻底的心服口服之时,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了起来“顾师兄在吗?”顾言之被腹痛扰的烦躁,抬眼一看,只见一个身着浅紫纱裙的妙龄少女推门而入,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妹伍戚戚。“啊!师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伍戚戚见顾言之双手抵着腹部,一声惊呼,挪着莲步向他走去。“出去!……呃”顾言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牵着胃部一阵抽搐,“顾师兄小心。”伍戚戚忙扶住踉跄的顾言之,却被一把推开不禁一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顾言之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扶着胃,急促的喘息了一阵,一开口嗓音微哑,“出去。”伍戚戚想要再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没说,转身掩门而去。“哟~有姑娘关心你唉,你好生无趣把她赶走了。”“闭嘴!”顾言之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按着胃部的手来回的揉了揉。易青鸾才不管他,脚尖抵在一块软肉上划着圈,娇声道:“言之~舒服吗?”听上头没有回应,足下猛一发力,深深的陷入胃壁,恶狠狠道:“问你呢!舒服不?”顾言之方方放松的手又猝然抓紧,腹部的衣物早已被抓揉的起了皱。易青鸾嘿嘿一笑,将小脸贴在肉壁上,一只手抚摸着软软的肉,柔声道:“顾言之,你看,我把你搞的那么难受,你不如把我放了,这样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休想!”易青鸾万万没想到在这种主被动分明的情况下顾言之还能嘴硬,她阴沉的笑了笑,揪起一小片嫩肉慢慢的增加力度。“顾师兄,你好些了吗?师妹我熬了粥,要不你趁热喝了吧。”伍戚戚真是太会掐时间了,每次都在易青鸾打算大闹一场的时候来。易青鸾乖乖的收了手,紧贴胃壁听外头的动静。伍戚戚小心翼翼的捧来一只瓷碗,碗里盛着大半碗米粥。“放这吧,你先回去吧。”顾言之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像平日里一般,伍戚戚也没有多虑,冲他媚媚一笑便离开了。伍戚戚前脚刚走易青鸾的两指就轻车熟路的捻住了一块肉,也不急着狠掐只是来回轻轻的揉碾。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点痒又有点疼,顾言之挪到桌前坐下,两只手搭在腹部,半眯着眼喘息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1
发表于 2020-4-2 23: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戴德吧你,我都没有让你在姑娘面前出丑了,你还不给我记啊啊啊啊! ! ! ! !”易青鸾还没得意多久,便被一口稀粥浇了头,这米粥是刚熬好的,还有些烫,鬼晓得顾言之是怎么喝下去的。易青鸾上窜下跳,鬼喊着“烫啊烫啊烫啊”“唔……呃”尽管胃里又开始疼但相比刚才要好上许多,顾言之一手按着腹部另一只手端着瓷碗,将碗里的粥一饮而尽。“咕咕咕……顾咳……言之!!!”米粥充满了大半只胃,易青鸾如一只入海的蚍蜉,在粥涛中沉浮不定,刚一张口呼喊便被灌了一口甜糯糯的粥,粥的味道是不错,但是烫啊!易青鸾又是一只旱鸭,扑腾了一阵就要沉底了。啊啊啊,被稀饭给淹死,死了都叫别的鬼瞧不起!莫大的求生欲让易青鸾拼命的往上挣,“哗”的一声在粥涛中冒出个头来,使了吃奶的劲往胃壁靠去,极力抓住胃的褶皱才勉强浮在粥面上。“顾言之你有病啊你!老娘差点就淹死了!”易青鸾不敢动,生怕掉下去。左右环视一圈,自己头顶的左上角有一个如未绽开的雏菊一般的孔——贲门。易青鸾想了想,心生一计,顺着褶皱一点点的往上爬蹭,爬到一定的高度后,一只手极力抓住褶皱,另一只手去摸腰间的陌尘,只可惜易青鸾高估了自己的臂力也低估了胃壁的光滑性,手刚一离开褶皱自己就开始往下滑,吓得她急忙又缩回了手,牢牢抓住。老是这么吊着也不是办法,要想自救只能从这雏菊一般的贲门上做文章了。过了好一会,易青鸾心里才拿定主意,只见她重复之前的动作,开始下滑时另一只手极利索的摸下腰间的陌尘,用尽全力向贲门一掷,啊!偏了花心一点!易青鸾直直坠入了粥中,心里正恼恨为什么会偏那么一点,却感到周身的粥涛一阵翻涌,哈!有被吐出去的希望!易青鸾差点乐出声,可是事实再一次给了她一棒——粥面仅仅是上升了那么一些,很快又降了下去。“???”本来打算好迎接光明的易青鸾一脸懵逼,扬起头看了看急促张合的贲门愣起了神,她觉得泡在稀饭里很不好受,而外面的顾言之更不好受,一碗热粥下腹方方感到疼痛缓了些,还没舒坦一会胃里又传来一阵坠痛,微微揉了揉肚子,刚一起身胃里一翻,喉咙里一阵恶心。“唔!”顾言之猛的捂住了嘴,强忍着胃里想吐的冲动,蹲下来缓着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