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1321|回复: 2

【转文】《永别并不是永不相见》作者:小央

[复制链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发表于 2018-2-3 13: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4572961572


“每一次离别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每一个安然离去的背影,都可能是你我之间最后的画面……只是那是我们都没有发现。”生离就真的死别了吗?并不是看起来的死别,就真的是完结。——题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白笙,凌湘,命你们二人前去追查师弟之死,找出凶手。”师傅冰冷的语气拂晓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丝冰凉划过脸颊,眼前什么都看不清…脑袋里只有一个画面——凌湘替自己挡了那一下,以及她闭上眼前的那个虚弱的笑脸。白笙呆滞的看着凌湘一点点羽化,消散在了身边。“凌…湘…”他动了动嘴唇,吐出这两个字,低下了头。可是,他没有发觉,有一缕绚丽的魂魄穿过自己的腹部,依附在了自己的胃壁上。过了半晌,白笙才慢慢站起来。尽管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尽管他还在微微颤抖,但他也并不在意——因为,凌湘死了。他最喜欢的小师妹死了。是为了她的师兄…也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才离开的。白笙不知道自己能否原谅自己。白笙黯然神伤。 “师兄,你要记住,真的到非死不可的时候,我也一定会护你周全!”白笙回想起凌湘坚定的语气突然觉得好心疼。凌湘很喜欢白笙。但她只是默默的喜欢,默默的守护。不过此次奉命追查凶手前,白笙就已经受了伤,白笙本想师傅会让师兄和自己前来。没想到竟是命凌湘与自己同行。更没想到…师傅说只有一名凶徒孤身一人躲在此处,来到这里竟有百人围困…到底是为什么…不过白笙现在根本没有精力思考。不过这里还是危险地带,说不定还有埋伏,白笙要先回去,把发生的事告诉师傅。 白笙拿起剑,走下断崖。 突然…一个戴面具的人从背后出现持剑直接向白笙刺来。他有点迟钝的躲开,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这个杀手上,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同伙。另一人偷袭一击将虚弱的白笙打倒在地,白笙喃喃着说:“干脆去陪凌湘吧…”他闭住眼等待着最后的一击。那两人见白笙已放弃抵抗,面具下的脸邪笑着,逼近白笙凝聚功力,冲着倒地的他使出致命一击。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白笙身上发出异样的光,白笙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之后…白笙眼前一片亮光,接着是…无尽的黑暗。“咳咳…”白笙逐渐恢复了意识,身体不同部位的痛觉也向他袭来,他觉得自己几乎动都不能动。白笙睁开了眼睛,周围很陌生,是从没来过的地方,随后当时的记忆又浮现出了脑海。“凌湘…她…”他的嘴动了动,只做出了这几个字的口型。他又依稀听到了有人说话,说什么“怎么回事!他竟然还能…”之类的话。不过白笙根本没注意去听,反正也不在乎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那道光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那些凶徒怎么样了。他只想到凌湘的魂魄化为乌有的情形。他失落极了… “白笙!白笙!”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不过白笙没力气回答。随后有两个人走进了他躺着的这个房间,原来是师傅和大师兄。后来白笙从师傅和大师兄口中得知自己被这里的人发现带到了山下的这家旅店休养。听偶然过路的人说看到白笙身上笼罩了一道光,那两个凶徒惨叫一声就不见了踪迹,十有八九是灰飞烟灭了。因为白笙没办法和他们报告这次的情况,只好等白笙好转一些再问。白笙这几天一直面无表情的想着从前和小师妹凌湘一起的时候。不知从哪天起,凌湘开始说一些白笙想不通的话。“师兄~如果我离开了,你会难过吗?”“师兄你要知道,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人啦~你要好好的~”“师兄~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当时,白笙只是笑着揉揉凌湘的脑袋,说“傻瓜,我怎么会有事?” 如今看来,凌湘竟然是像知道后来要发生什么似的。在间接的告诉自己要小心行事。 咚咚——有人敲门进来,是师傅。师傅坐到白笙旁边,说:“你这样恢复的太慢,我来给你运功疗伤吧。”师傅没有询问白笙的意见,把他扶起来开始运功。一个时辰后,疗伤结束,白笙竟然已经可以自己下地走路。他说了句谢谢师傅。“白笙啊,既然伤几经好转了许多,那我和大师兄就问问你那时的情况吧。”白笙被叫到隔壁的客房里,大师兄正坐着等着。见白笙进来,大师兄连忙将他扶过去坐下。“来来,白笙快坐下。” “白笙我问你,凌湘呢?”大师兄问。“凌湘…凌湘她…死了!”白笙有点激动,说的很内疚。“什么…你说什么?!”大师兄站起来就要去揪白笙的衣领,被师傅拦下了。“唉,可怜了凌湘那孩子…”师傅叹了口气。“凌湘是为了白笙死的!一定没错!…”大师兄有些歇斯底里。“你冷静!”师傅训斥到。“那我再问你,最后那些杀手都是怎么死的?”师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白笙问。“我…我也不清楚,就觉得身体一热,眼前先一亮,亮的我什么都看不清。然后我就晕过去了…”白笙突然想到晕倒前似乎看到了凌湘…不过,都是幻觉…所以他就没有说出这个细节。“这样啊…”师傅若有所思,大师兄应该还非常生气。白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低着头。“师兄…”他似乎听到了凌湘的声音,猛地抬头——什么都没有。白笙以为自己太在意师妹了,出现了幻觉。便躺下准备睡觉,至少睡着了不会像现在这样坐立难安。白笙闭上眼睛,很快,入梦了。在梦里…“凌湘…你在哪啊?”白笙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不知道为什么,喊着凌湘的名字。“师兄~”是凌湘的声音,只不过白笙看不到她。


“凌湘?你没死吗?”白笙看向四周问道。“师兄~”凌湘那独一无二的亲昵的只对自己才用的语气,白笙一定不会认错。“你在哪?”白笙喊着,忽然他转过身,看到了凌湘…“凌湘?!是你吗?”白笙显得特别激动,凌湘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师兄~”凌湘俏皮的叫了一声,微笑起来。这时。白笙突然觉得一阵心慌,不知名的后背发凉。为什么凌湘只说师兄这两个字?…简直就是只会说这两个字…她真的是凌湘?这时他再看向凌湘的脸只觉一阵冷汗直冒。“你是谁…”面前这个人的确给了自己凌湘的感觉,但是她太反常了。白笙心想不会是凌湘来色诱我索命吧…他苦笑一下。“师兄,我在你身边。你要清醒。不要为我难过。”凌湘的语气不再俏皮,严肃认真的冲白笙说到。“我会回来,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相信你的心。”凌湘转过身背对着白笙,像是无奈似的叹了口气。在黑暗的四周渐渐消失。“凌湘,你…”白笙一下认定了,那确乎的凌湘。她刚才的语气,和当初凌湘承诺的那句话的语气一模一样。让人感觉莫名的心慌和心疼。白笙失落的坐下,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是无边的黑暗,白笙感觉不到自己是坐着还是腾空。突然,他头顶上传来一声叫自己的声音。白笙抬头一看,是凌湘啊!“你!”白笙正准备说话,却感觉身边有人,一看,是凌湘!白笙惊恐的发觉自己身边有几十几百个和凌湘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她们朝自己簇拥过来!“额啊!”白笙的感官感觉都回到了身体,他醒了。他摔到地上了。“这梦…”白笙摸了一把头上出的汗。“太可怕了…不过凌湘…”白笙站起来重新躺回到床上。侧过身头冲墙想着刚才做的那个梦。结果不知不觉中意识又有点模糊起来。不过他这次没有睡过去。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休养,睡够了。身体也恢复的七七八八,至少胳膊腿没有原来那么不便~“唉,要是凌湘现在能回来就……唔…额啊~”白笙自言自语到一半腹部就突然绞痛起来。突如其来的不适,白笙痛的一个激灵,不由得弓起了身体,手摁在了腹部。疼痛只持续了短短一下,白笙没有不适感了就躺成了正常姿势,平躺着,把手放在了脑后。脑袋空空的发着呆。过了有好一会儿,白笙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是师傅的声音。“白笙啊,如今你的身体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师傅走进房间,对白笙说。“确实,师傅有命令?”白笙问。“哦,没有,你还是多修养修养为妙。”师傅微微叹了口气。白笙虽然看到了但也不想问为什么。“白笙,我们明日就回去。我们几个出来的时日不短了。得赶快回去。”白笙点点头。“那你休息吧,我先回房了。”师傅出了白笙的房门,似笑非笑的说了句,“你也会和她一样的。”确定师傅出去后,白笙蜷缩起来抱着肚子难受的哼着“额啊…嘶…”从师傅进来后肚子就不听话起来,师傅每次说话疼的就让他觉得快坚持不住了。似乎这肚子里有什么东西等着时机在折腾自己似的。好疼啊。白笙左右翻着身,他觉得像是有什么在自己肚子故意折磨自己。不过那怎么可能?白笙的手在腹部左摁摁右摁摁。最后疼应该是慢慢减轻了,白笙难受到了半夜三更才如释重负的趴在床上睡过去。
白笙到发着抖的凌湘身边就想抓住她的手,凌湘却很害怕的躲开。“凌湘!你没死吗?”大师兄紧紧握了一下拳。“凌湘?是我的名字吗?”“是啊,你就是凌湘,你不记得了吗?”“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了这儿…”“她都不记得了。”大师兄说“。。。”白笙看着眼前的凌湘,既高兴,又心酸。“凌湘,我和他都是你师兄。”白笙说“我们不会伤害你,和我们走吧。”“师兄?…”凌湘很害怕,白笙直接过去把她抱起来就往回走。“白笙你做什么!”大师兄问。“让凌湘复原。”白笙头也不回。大师兄跟在他后面,到师傅面前问,“让我们去后山是为了找她?”不料师傅看到凌湘都尤为惊讶。“师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帮她吗?”白笙问。“都不记得了?额,可以。”之后师傅让他们两个回去。出去前白笙肚子内忽然颤抖乱顶起来,他感觉胃在往前顶,似乎要告诉自己快点往前走出去似的。回到房里后肚子更疼起来,肚子一起一伏。白笙喘着粗气揉着肚子。折腾了好一会儿,突然传来敲门声。“那个…师兄?”是凌湘。白笙的肚子突然没事了,他猝不及防。擦了擦头上的细汗。白笙过去开门。凌湘进来后问了白笙一些问题。“我都不记得那些事了,你可以告诉我吗?”凌湘问。“恩,你问。”我是谁?和你什么关系?”“你是上任掌门之女,你是我师妹。而且…我喜……唔…”白笙的肚子胀痛起来,硬生生憋回了这句话。“原来如此,那我不打扰了。”凌湘匆匆出去。白笙一脸疑惑。不过肚子疼才是实实在在的…白笙的肚子都胀出了弧度。甚至还有继续大的趋势,他揉着肚子难受的坐在床边。“哎哟…”白笙突然感觉肚子里被捶了一下,他一下摁住肚子靠住墙。腿弓了起来。帅脸上又滴下了汗,肚子也鼓鼓的好不舒服。过了一会儿他的肚子又自动慢慢恢复了原状,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最近一直是这样,怎么还有点习惯了…话说凌湘没事真的谢天谢地,郁闷了这么多天终于好转了。“凌湘?别开玩笑了。”门口的那个人轻视的偷看着白笙。
凌湘回来的这几天和从前很不一样,不过白笙全当是因为失去了记忆。

直到…

“呜…”白笙在睡梦中感到了不适,慢慢睁开了眼睛。突然发现一个影子在自己的窗前闪过。白笙悄悄走到门口,待黑影过来时突然踹开门将黑影擒住。

没想到那人力气极大,硬将白笙踹开。白笙一个趔趄,那人又趁机跃起朝白笙胸口猛力一踢。白笙差点吐血。正当他想反击时,不知是谁从背后敲了他后颈一下,白笙顿时失去意识。

他再醒来时,发现他自己在当时的悬崖边。两个人在他不远处站着,虽然不远但是背过身去依然看不清脸。

二人察觉到白笙醒了,便走到他的身边。白笙看清他们的脸后简直不敢相信。这不是“凌湘”和师傅吗!

凌湘见他一脸惊讶,冷哼一声说。“你还真以为凌湘那个贱( 人没死啊,她都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了,也就你这痴情郎傻到相信她们死里逃生!”

“那你是?”白笙脑子混沌一片,肚子又凑热闹的开始翻腾起来。

“哼,我是谁?我是凌湘她爹的私生女,你信吗?呵,我都不愿意信,可有什么办法呢?”

师傅开口更加语出惊人“哼,当初认了你这个徒弟根本就是为了掌门的位子。凌湘居然主动放弃让给了你,我怎么可能便宜了你这个毛头小子。”

“她怎么和凌湘一模一样?”白笙已经不能思考,腹内不知为何越来越热,他的额头又冒出了细汗。


“哈哈哈,还能为什么?为了杀了你,为了掌门的位子,我换了张脸,反正是皮相,有权利就行。”

眼前的二人完全就是为了利益丧失人性的怪物。白笙不再说话。

“行了,你也算是死的明白了,现在就送你上路。”师傅拿着刀走向白笙,白笙突然瞪大了眼睛,这刀。不就是当时埋伏凌湘和自己的刺客手上拿的吗!难道!

白笙颤抖起来,过度激动加上腹部的疼痛让他面色苍白。师傅见此情景还以为是他怕了,不由得哈哈大笑。挥刀直冲白笙。“凌湘得死就是因为我,现在,你可以去找她了!”

没有余地了,白笙闭住眼全然放弃。凌湘冲着自己叫师兄的声音画面映入脑海。

凌湘。


接下来这一刻,白笙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师傅的刀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自己反而被异常的光包围着。忽然。肚里一暖,不知什么在自己肚子里。腹部又开始胀起来,慢慢,不知什么从肚脐的地方出来。
“唔…疼。”白笙觉得自己是被灼烧到了。意识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光线渐渐淡去。

“唔。”

。。。。。。
不知过了多久,白笙才觉得四肢和脑袋又是自己的了。睁眼一看,只见凌湘盯着自己看。

白笙突然清醒,想坐起来,但是身体太无力。“师兄~”额?这声音。
没错,只有真正的凌湘才能发出。“你…咳咳…”白笙这才发现声音如此沙哑,咳嗽时还莫名的肚子疼。不由得捂住肚子。“师兄~你肚子疼吗?”
“凌湘?真的是你?”
“是啊。是我。”
“你不是?…”
“当时是死了,幸好有一丝意识悄悄藏到你肚子里啦!”
“啊?”白笙不由得摸摸肚子。没想到凌湘还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
“恩,师兄的肚子就是凌湘的避风港~我在里面可以好好休息~”
“休息?。。。”在我肚子里。。。白笙想到这里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恩~我就紧紧贴着师兄的胃壁~师兄肚子里真温暖呢!”凌湘露出了个可爱的笑容。
“咳咳,,”白笙不好意思的偏过头。
“不过我得在师兄肚子里‘重生’,最后阶段也就是成型时师兄会觉得肚子里特别像火烧的~”

“只有最后?那我之前…”
“师兄你太傻了,老是相信他们,我必须提醒你!”
“这样啊…咳咳…”白笙还是觉得很不舒服。这时,凌湘突然把手覆在白笙肚子上。白笙很惊讶,但是凌湘的手已经在自己的腹部按揉起来。
“恩。。好舒服。。”白笙特别享受。
“师兄~你当时对那个假凌湘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可是知道了哦!”
“额!”白笙突然脸都红了。看着凌湘。

“不管啦~反正我最喜欢师兄了~!”
“嗯嗯。”
“还有,师兄肚子里真的特别好~又柔软又温暖~那我以后要经常进去哦!”

“额!你!”
看着凌湘一脸坏笑。白笙也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也无可奈何。哎,自己的肚子都成了别人的领地了。

“别弄疼我!”
“恩~我知道~嘿嘿”

看你这样子就不像是真的保证了。。。白笙心想。

“假凌湘和师傅呢?”
“放心,他们不会在出现了。”

白笙点点头,抬起胳膊摸了摸凌湘的头。

两人相视而笑。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