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1393|回复: 2

【转文】猎奇《神雕侠侣》时节

[复制链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发表于 2018-2-3 13: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没有名字可选_
http://tieba.baidu.com/p/5535791342

有私设。
第一人称,慎。
人设较崩,慎。

取自《神雕侠侣》中杨过在独孤求败旧居时发现剑冢后一段。

笔力有限,望轻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吾名紫薇,是为软剑。

宝剑当有灵。
当我诞生神志时,是在剑炉边,铸剑的人欲试我锋芒,削断了一边灵光最为明亮的剑,长剑坠地,灵光亦熄,而铸造了我的人长笑着夸道“好剑”。
之后,我被赠予了主人,一个加冠不久的青年人,满身的锐气锋芒,他用指抚着我的剑身与剑刃,也道“好剑”。
于是我明了,我是一把好剑,好剑当配英雄。
而我的主人,天下人难出其右。
相伴几载,被主人的锐气所浸润,意气风发,饮血时与主人气息嗡鸣相应,将无数奸邪折戟剑下,各路豪杰亦拼斗不过。
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
拦路贼人无数,受主人激荡真气所影响,剑气肆溢,杀红了眼。
待回过神来,主人周身已无一活口,包括近日所识光明磊落,且志趣相投的一位友人。
主人痛悔万分,我亦因此被遗弃。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二)
谷底有溪,溪边林木深深。
顺着水流被冲到溪岸,思绪一片茫然,继而沉寂,收敛锋芒躺在溪边,浑噩度日。初时还会因为偶尔有跃到岸上的鱼类的撞击被惊醒,后来也就慢慢习惯,溪水也会带走被剑刃所伤身亡的鱼类尸骨,重刷洗净剑身。
山中不知岁月,深谷中亦如此,原本已习惯被鱼类撞击的轻微晃动,今日却持续如此,迫使我醒来。
入目是深色的肌肉组织,透过偶尔几缕光还可以看到挂在剑柄上的大鱼,还有半截剑身在外,而正在吞咽剑身的,则是条毒蛇。
思忖片刻,终是选择尝试出声提醒。
“吾为金铁利器,难以消化,恐会伤你。”
却不曾想听到一张扬的少年声音回道。
“你这剑居然有几分灵性。”
那少年语气高傲,像是施舍。
“我独自待在林中也是寂寞,难得来个有灵智的,不如多陪陪我。”
随着话音落下,最后一丝光亮也不见,剑柄向内,剑尖向外的姿势使毒蛇吞咽最后一截的时候,剑刃划伤了两侧肌肉,粘稠冰凉的血液漫过剑身,不同于人类的温热,也不同于溪水,还带着继续毒性腐蚀的感觉。
思绪正有些飘远,便听得那毒蛇疼的嘶了一声。
“你可真不客气啊。”
我虽为软剑,剑身却不止柔软,还坚韧锋利,虽能随着那毒蛇的盘曲行动而改换形状,却必定会伤到其筋肉。
心中明了此事,再听得那毒蛇痛的嘶嘶不停的声音,竟有些难言感触。
“既已为伴,自当互通姓名,吾名紫薇,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斟酌片刻,我出声相询。在主人身侧的近十年间,除了青光,皆为凡器,而后的时间,便是躺在溪边沉睡,如今有了这样的同伴倒是新奇的体验。
“名字嘛,我倒是没想过,不过如我这般天资,早晚可以化而为龙,翱翔云上,而且我又是带毒,不如就叫毒龙……唉疼!你轻点!疼疼疼!!”
清朗的少年声音自信飞扬,却在盘绕着缠向下一棵树的时候骤然呼痛,随即摔落到地上,不停翻滚,然而翻滚的越厉害,割伤的面积也就越大,直到呼痛声渐渐微弱,也失去了继续翻滚的力气。
事发突然,使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努力收敛锋芒,待平静之后,颤动剑柄轻轻触碰了下毒蛇内侧的肌肉,小心翼翼的发声。
“毒龙?”
微弱的呻吟声想起,我略略放下心,接下来一句“你可折腾死我了。”使我略感羞惭,转念一想,想要辩解,却觉得害它如此还要推脱责任,便无奈的安静下来,等它恢复。

(三)
与毒龙相处总是轻松快乐的,修炼有灵的毒蛇待在山林已有百年,与人群接触不深,更别提血雨腥风的江湖。
少年心性单纯,总是要调皮一番,偶尔要做危险的事,不听劝说管教吃了亏,此般便要吃些苦头,还记得深些,多恢复几天,也就可以老实几天。
日间,捕猎吞食后我帮忙削断猎物,方便消化;无事时,我将同主人那里领悟来的剑之一道,潜移默化的传授教导;到了夜晚,毒龙则吞吐月华巩固修为,也用部分为我凝炼剑身。
久之,毒龙的皮肉中已含我剑气,愈发强刃;吾之剑身也有其毒,深入每寸,骨血相溶。
日夜相伴,彼此难分。
有一天,毒龙说:“我有一仇敌,如今与你相伴多日,觉得大有长进,不如同去,新仇旧恨,一并算了。”
我应允,却不知此去便是永别。
(四)
毒龙的仇敌是一巨雕,亦有灵性,与毒龙对话间,听起来像是,后来伴在主人身侧。
我心思微乱,知毒龙占了上风便放任自己思绪散乱,而使我回神的,是砍在我剑身上的那一剑。
那剑并不敌我,可毒龙的伤势和多年未曾见过人却使我有些惊慌,那雕竟有人类相助,是……主人的弟子么。
我试图在那剑削过来时将它削断,却因不可视物失败了,又是一剑平砍。
毒龙已经体力告罄,我依旧收敛着锋芒,不敢妄动,催它快逃,只希望它窥得一线生机,得以保全性命。
然,终究是奢望。
第三剑正正的格在我的剑刃上,那把剑应声而断,而毒龙也静静的盘在地上不再动弹。
泡在粘稠的血液当中,我小声轻唤着它的名字,半晌,才终于有微弱的回应。
“说好了…要…相伴此生……我倒不算…爽约。”
语句断断续续,气息微弱,却依旧带着几分强撑的张扬笑意。
“紫薇…我怕疼……每次你在肚子里…教训我…都好疼……现在回想起来…却有些后悔…没让你多教训我…几次”
声音越发的轻细飘忽,我感到悲伤,那悲伤使我想要嗡鸣,却怕伤到毒龙,便努力压抑。
“才如今日…葬身于此……皆因我…自负…天资……”
粘稠的血液逐渐结块,柔软的肌肉也渐渐僵硬,我终于压抑不住悲伤的嗡鸣,带起阵阵颤抖。
(结)
插进毒龙伤口的树枝将我挑了出来,失去活力的皮肉已抵挡不住金铁之器的锋芒,我看见毒龙身上的累累伤痕,已近‘体无完肤’。
紫薇确是不详,投之深谷已害死忠良之辈,阖该埋藏地底,免得它日再有生灵遭我祸害。

软件不再嗡鸣,无动于衷的被那巨雕叼到溪流冲洗,若有同为宝剑者,则可窥视到,原有的莹莹灵光已然消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