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1753|回复: 3

【转文】《三喙定情 》橘子夏(男吞女)

[复制链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发表于 2018-2-3 13: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5425301308
妖魔 穿越 微古风
开头过后可能转现代文……理由的话,总感觉现代背景用古风会怪怪的?



d75767df8db1cb13632c46a0d654564e93584b3f.jpg

8edd764a20a44623cf80dfd19322720e0df3d73f.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巫荒世界的妖魔两族开战,妖族的小公主凤轻盈厌倦了待在家里的日子,趁乱离家出走,穿越到了现代人间。而亘古魔域的魔殿明尊为了抓住她来威胁妖主,也跟着跨越位面追杀到此……
雅安市的一年四季几乎都是下雨的,这里着有‘西蜀天漏’之称,相传女娲补天时,五色神石不够,于是漏了这一处天没有补好。因此雅安一年有200多天都在下雨,又叫做雨城。
因为雨水多,气候湿润,生活在这里的女孩皮肤好,长得美。民间有一邛二雅三成都来形容四川美人的排行。
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城市之中。

一天清晨,离地面高达千米的天空,赫然漂浮着一艘楼船,古色古香,不像现代科技。这楼船正缓缓驶着,忽地便缩小至寸余,被一女子卷起,那艘楼船倏忽间钻入女子的彩袖之中,若是有人在此处,定能发现那一位彩裙少女,赤足站在空中,气息飘渺不定,如同仙子,飘逸出尘,似不沾一丝人间烟火。
她环视周围一圈,不禁有些兴奋,又有些得意,自言自语道:
“爹平日里总不让我出来,都快闷死了,这会儿终于让我找到机会溜出来了,先到处玩玩儿再说,才不轻易回去呢!”
话语间的活泼跳脱,倒有些不符合她如同天上仙子的身份。她径直降落在蒙顶山上,所谓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指的就是这里。
只见其彩袖飘飘,赤足在山中行走,不时好奇得打量着这个世界。她仿佛是森林里的妖精,不带一丝凡尘气息,她的美丽,让人心惊,即便是花间最美的蝴蝶,也不禁自惭形秽。
不过她的装束显然与现代人格格不入,引得众人连连驻足,这本是一处风景名胜,但此刻所有的美景都成了为她陪衬的背景,不少男游客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哇,好漂亮啊!”
“这是拍戏的吧,不知道是哪个明星……”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她似乎也察觉到些许不妥,怎么这些人的衣服这么奇怪,不禁心中纳闷。但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也不好意思,于是赶紧躲到一个没人地方,按照现代人的服装样式给自己变了一套。稍稍整理一下后心满意足道:
“这下就好了,想不到这里的人衣服还挺不错,比我们那的方便多了。”
此时她身穿一套青春活泼的修身运动装,完美的身材让人看了不禁血脉喷张。这是她仿照刚才一位与她年纪相仿的女生变的,俨然与刚到这里时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判若两人。不过现在这样倒是与她的性格符合多了。
“那么,现在就开始本小姐的异界旅行吧!”
话分两头,就在我们的公主降落人间不久,原本出现楼船的那片天空一阵扭曲,骤然出现一个幽深的黑洞,一位肌肉爆炸的大汉手持三叉戟,从虚空中走出,散出一股黑烟,头上长着两根牛角,极为雄壮。
  随即又有一位清秀俊朗的青年也从洞口中走出,这青年长发蓝衫,帅气潇洒,瞳孔竖立,充满了妖异的美感。且他的后面,以及两旁的侧面,皆用法力幻化了一张面孔,极为怪异。
那肌肉怪人怒道:“妖族的小丫头居然不在,已经逃了!须提明尊,魔皇命我等擒拿她,如今她跑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复命了?”
  那男子后方的面孔怒道:“回去复命?是回去送命吧?”
  他左侧一张面孔立刻接口道:“宝贤明尊,魔皇的旨意尚未完成,贸然回去,魔皇震怒,你我承担不起。”
  “妖魔两族开战,必须擒下她,逼迫妖主就范。”右侧的面孔沉声道。
  他前面的面孔不紧不慢道:“小凤凰乃是妖主最心疼的掌上明珠,不过平日在妖族被重重保护,此刻自私出游,眼下是擒拿她的最佳时机。”
  魔族有地狱十殿,那肌肉怪人乃是森罗魔殿的宝贤明尊,夜叉一族的强者,听得眼睛瞪得滚圆,挠挠大脑袋,瓮声瓮气道:“顾南轩,劳烦你下次说话用一张嘴,你跟老子说话用四张嘴,老子说不过你。”
  “闭嘴!”
  顾南轩乃是恒古魔域的天族,同样是森罗魔殿的大明尊王,地位还在宝贤明尊之上,(明尊是他们在魔族的称谓),四张面孔齐齐训斥肌肉男一句,突然眼神一动,向公主离去的方向追去,森然道:
“我已经察觉到小凤凰的气息,咱们快追!”
  肌肉怪人连忙跟上他,两人落到蒙顶山,突然又停下脚步,顾南轩眉头微皱,疑惑道:
“奇怪,她的气息怎么消失了?难道她已经发现我们,藏了起来?挺聪明的嘛!”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不要急于回去,不如在这个世界四处转转,分头行动,游玩一番。等到小凤凰出现,再擒下她回去交差。”肌肉男提议道。
  “只能如此了。”
  顾南轩不禁有些头大,看了看四周对他们指指点点的游客,道:
“我们最好化作人形,否则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招眼了。”
  肌肉怪人化作一个魁梧大汉,而顾南轩则是换了一套衣服,看上去便与现代人毫无差别,两人径自走到雅安的商街之中……
“这里的食物……真是太好吃了!”
发出一声欢呼后一口吃掉了最后一份菜,公主殿下大咧咧的用手抹去嘴边的油,心满意足的说道。
时间追溯到几小时前……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哦!呀,那个也好好吃,那个似乎也不错……我堂堂妖族怎么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表扬自己逃出来的决定真是太棒了。
此时我们的公主殿下俨然已经化身成为一个小吃货,若不是担心惹麻烦,真恨不得直接鲸吞把这街上所有的美食统统吃掉。
“老板,这个怎么卖?”
她指着烧烤摊上的一串‘骨肉相连’,问道。
“3块。”老板闻声抬头一看,不禁被她的美丽惊呆了。
凤轻盈微皱着秀眉,突然可怜兮兮的对老板说道,“可是,可是我没有钱……”
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盯得那摊主受不了,连忙说道,
“啊,没关系没关系,你是外地人吧?这串算我请你的……”
“嘻嘻,老板你人真好!我出门的时候太急,忘记带钱了……”
古灵精怪的凤轻盈笑嘻嘻说道,忽然瞥见旁边有人用钱买了东西。
原来这里的钱是长这样的……轻盈心里想着,手就从口袋里拿出了刚刚变出的钱给了老板,不好意思的打趣道:
“啊哈哈,我又发现我带了……”
于是,公主殿下就这样吃遍了这家尝那家,仿佛多少东西都填不满她的嘴。
其中最让小吃货流连忘返的,便要数那汉源坛子肉了,这是一种酱卤肉,尤其是对于在妖族生活的她更是感到新鲜美味。
据传,诗仙李白经过古黎州,就留有“尝尽天下千般肉,唯有雪山香坛鲜”的佳句赞美汉源坛子肉。
这不,就有了现在公主一抹小嘴大呼过瘾的场景。
吃完美食,轻盈就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散步来到了雨城区的青衣江,这里当真是依山傍水美不胜收。天色已近黄昏,可这里入眼依然是青葱一片。据传古时原本居住在两岸的羌人崇尚青色,自称青衣国,所以得名。

可就当凤轻盈沉浸在这美好之中时,天公不作美,偏偏下起了雨,这雨来的急,短短几个呼吸就变成了瓢泼大雨。四周的行人显然都始料未及,没有带伞,被淋成了落汤鸡匆忙跑去。
“啊~~真是的,讨厌……”
凤轻盈仰天发出一声不满的抱怨,随即就要跑去躲雨。
谁知一转身就撞到了人,
“谁这么不长……嗯?”
凤轻盈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搅得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会儿又被撞了一下(分明是你撞了别人),刚要发作,可看清对方的脸时却硬是把脱口而出的下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好、好帅……”
轻盈咽了口口水,喃喃地说道。
那是一张清秀俊美而又帅气的脸,撑着一把雨伞,仿佛是从古画里出来的美男子。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眼神,那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淡然,显得深邃而又清澈,神秘、诱人。
从小在云梦大泽长大得的凤轻盈,身为公主的她,被妖主视为掌上明珠。一生不知有过多少追求者,什么名门贵族、大家子弟多的去了,其中长得帅的自然也是一抓一大把。
可她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男子,曾经遇到的人对她无不是一副点头哈腰的奉承模样,亦或是被她惊为天人的美貌所震撼的模样。
但眼前的人跟那些人不同,他非但没有流露出丝毫震惊之色,那突然变得有些邪魅的眼神中似乎还带有一丝玩味,好像在他眼前的自己是已经被捕获的猎物一般。
正是这妖异、淡然的神色使得凤轻盈顿时小脸涨红,手足无措。
“那,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
刚才还盛气凌人张开欲骂的公主殿下瞬间变成了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使本来就要“凶相毕露”的顾南轩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呵,还挺可爱的嘛。顾南轩心里想道,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我……可以跟你共用一把伞吗?”
凤轻盈紧张的说道,甚至忘记了说你好,好像问出这句话耗费了她极大的勇气,这在曾经那些人看来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公主殿下竟然会做出这副娇羞的样子。
“当然。”
得到肯定答复后的凤轻盈顿时喜出望外,可对方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她脸色大变。
顾南轩贴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找你很久了,凤轻盈公主。”
分明是很温柔的一句低语,可听在她耳中却如遭雷击,凤轻盈急速后退飘飞出去,
“你、你是什么人!?”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从巫荒世界跟来的?
凤轻盈肯定眼前这个人她在家里从来没有见过,证明他不是妖族的人。可直到刚才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只能说明,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子,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初次见面,在下须提明尊,顾南轩。”
顾南轩露齿一笑,显得颇为灿烂阳光,若不是他自己承认,简直难以把他跟魔族的人想到一块。
“奉魔皇之命,前来抓您。”

须提明尊,那可是地狱十殿的强者,魔族还真是看得起我啊。不过通常这样修为的魔族只有我妖族长老级的人物才能媲美,他怎么如此年轻……(这种时候你就不要犯花痴了啊喂)
一股恐怖的压力降临在凤轻盈四周,使她无路可退。这是修为上的差距,大到竟让她没有反抗的余地!
顾南轩从容走来,手撑一把通体洁白如玉的羽翎伞,显然也是一件精美的法宝,身上不沾一丝尘埃。只见他抬手一指苍穹,刚才还大雨倾盆乌云压顶的天空瞬间雨过天晴,手指一动,便能牵动天象,可见他已达到念生法随,改天换地的境界。
顾南轩走近,对着凤轻盈仔细打量起来,这女孩唇红齿白,面如傅粉,皮肤白皙,似吹弹可破,心底单纯得如同明镜,虽有些古灵精怪,但明显涉世未深。
远观时,这女孩便让他有些惊艳,恍然若仙,走近看时,美得更加让人惊心动魄,她仿佛是用白玉粉雕细琢出的美人一般,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凤轻盈贝齿轻咬着红唇,紧张地盯着他逐渐靠近的身影,眼神中流露出的忐忑不安显而易见,可俏脸上的那抹绯红倒是意义不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花香,古有百鸟朝凤、百花齐放。本体就是凤凰的她天生便具有百花的芬芳,使人心旷神怡。
加上她那紧张的神色和羞红的小脸,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简直是诱惑。
“公主殿下,您可真香,让我忍不住……想尝尝您的味道。”
顾南轩再次凑到她的耳边,淡淡的说道。
“你你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
凤轻盈听到他这话吓得惊慌失措,心想完了完了,听说魔族吃人从不吐骨头,残忍至极。难道今天自己刚跑出来就要挂了吗?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她这个样子使得顾南轩兴趣大增,仿佛猫捉到老鼠后喜欢将其玩弄于鼓掌之间,看她临死挣扎再一口吃掉。
“这还用问吗,我魔族的待客之道,当然是吃掉你啊。”
顾南轩言罢,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只见凤轻盈不受控制的渐渐缩小至一寸大小,看着这个在自己掌心中的袖珍美人,对于她的“喊叫”充耳不闻,张嘴就将她吞了进去。
凤轻盈看着眼前上下两排洁白的牙齿,以及稍后鲜红幽深的洞口,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挣扎。虽说就要这样葬身魔腹了心有不甘,但又想到至少这个家伙长得还挺帅,还算是有点小小的安慰。
很快,通过一道狭长的粉壁,凤轻盈来到了一个宽敞的空间。大概……是在那个家伙的肚子里……她站起身来,环顾一圈。

这是一片粉红色的世界,很干净,除了自己外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四周粉嫩的肉壁正缓缓律动着,随着呼吸不断起伏,柔软的胃囊之上还挂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显得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凤轻盈不免有些呆了,这跟她想象的场景完全不同,她原本以为这里应该是血腥至极,未消化完的尸骨遍地,一副人间地狱。
可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处腹内洞天,世外桃源。
“为什么这么美……”
凤轻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伸手向那片粉红的肉壁抚摸去,入手处尽是娇嫩柔软,那如婴儿肌肤般的触感使她玩心大起,双手十分享受地把玩着面前的软肉,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嗯?”
外面的顾南轩刚咽下凤轻盈,还没来得及回味公主的味道,就感觉腹中传来一阵异样,那感觉很轻,很温柔,也不难受,反倒有点微微的酥痒,很是舒服。
“奇怪,竟然不反抗吗……”
顾南轩疑惑道,
“喂,肚子里那位,你是在给我按摩吗?”
听到这句话凤轻盈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来,
“啊?呀!抱歉,刚才太入神了……”
她有些歉然的吐了吐舌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真有趣。”
顾南轩实在是无语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被人吃了不是想着怎么挣扎逃跑,而是竟然悠哉悠哉地在里面玩了起来……
“你就不怕我消化掉你?”
他突然恶狠狠地说道。
“啊……可是,我还没玩够呢……”
凤轻盈小声嘀咕道,突然她灵机一动,
“切,我现在在你的肚子里,我可不怕你。看看这肉壁“细皮嫩肉”的,你要是敢消化我,我就要你好看!”
也不知她是哪儿来的勇气,刚才还坐以待毙的现在忽然自信了起来。
纵然是以顾南轩的淡定也忍不住笑了,他是说什么也不相信凤轻盈还能有什么手段跟自己抗衡,此时的威势在他看来不过是外强中干吓唬人的罢了。
“哦?那你倒是让我好看啊。”
顾南轩微笑着说道,显然准备看她的笑话。

“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本来我还看这肚腹柔嫩,不忍心打你,你偏要激将我,哼,不要后悔!”
凤轻盈运足法力,对着面前蠕动的嫩肉一拳轰去。拳头未到,拳风已至,可见其内蕴含的力道之大,这还是她没有使出全力,只想给顾南轩一个教训而已。
那拳头打在面前的软肉上,顿时肉壁颤动不止,仿佛原本静止的水面被人丢了一块石头引起千层波澜。
可是过了几秒,等待中类似“啊”“哎哟”之类的呻吟呼痛并未传来,这就让凤轻盈感到很奇怪了,难道他不疼吗?
“公主殿下,您是在给我挠痒痒吗,嗯?”
顾南轩依旧淡淡的笑道。


一“吻”


“怎么会……不可能,你一定是在嘴硬!”
凤轻盈不服气,又接连朝四面八方轰出几招法式,拳拳到肉,威力十足。可就是这几乎大闹天宫般的架势,也没有让她听到预想中的求饶声。
她不成想自己身体被缩小,力量也被限制了。尽管小粉拳挥得十分卖力,但这粉嫩空间仍然好好的蠕动着,就是颜色比刚才更加鲜艳了,粉嫩中透着鲜红,隐隐有些娇艳欲滴之势,看起来无比诱人。好比是朝身上打了几下,被打地方的那处皮肤也会充血变红的自然生理反应。
“我说,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顾南轩轻笑道,语气中的讥讽之色毫不掩饰。
“嗯……可恶!”
外面这个家伙……真的很欠揍啊!可是自己偏偏拿他没办法。
“公主殿下,麻烦你用脑子想想,魔族吃人,人人都像你这样在肚子里挣扎,如果没有点本事,那不早就疼死了吗。”
顾南轩无奈的叹口气,“简直天真的可爱。”
“哼!”
凤轻盈此刻恨得牙痒痒的,自己这么打他都不痛,真是可恶可恶。
不过……经上自己刚刚这么一闹,原本粉嫩的软肉现在红得就像熟透的葡萄,用手轻轻一按就陷入进去,松手又恢复原状,柔软温润,弹性十足。
这软肉的Q弹爽滑,感觉就像这个世界那种叫果冻的东西一样,如果咬上一口……
凤轻盈连忙摇摇头,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要是自己真一口咬上去那就成变态了。
可是,看着眼前欲发诱人的嫩肉,到了现代就变身为吃货的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就……就一口……”
凤轻盈咽了口口水,对着正蠢蠢蠕动的粉嫩肉壁就扑了上去,张嘴就将一块稍微凸起的软肉含住,肆意舔舐起来。
“唔!”
顾南轩差点失声叫出来,这突如其来的“舔舐”使他措手不及,倒不疼,只是酥痒,腹内软肉本就娇嫩敏感,虽然能免疫疼痛,但对于这种奇怪的刺激却毫无办法。
“你…你在做什么?”顾南轩用手轻捂着肚子,忍住腹中的酥麻问道。
凤轻盈头也不抬,仍旧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那块软肉的味道。舌尖几经撩拨着那块被刺激得有些颤抖的软肉,突然用牙一口咬下——
“嗯啊!”
顾南轩受了这下,再也忍不住呻吟出来,赶忙弯腰一手捂住嘴,一手死死按住肚子。
凤轻盈轻咬一口之后松了嘴,望着眼前被自己弄得红彤彤的软肉,不禁十分满足,索性张开双手躺在胃囊中央,把他的肚子当成了一张大床,享受着身下的柔软,感到十分惬意。
刚才凤轻盈情绪激动,如今平静下来,感受着这温暖舒适。虽说在胃里,却没有丝毫异味。尽管自己被外面那个讨厌的家伙吞进了肚子,可在这里倒没有任何危险,真是应了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

“诶,外面的那个,顾南轩?”
凤轻盈戳了戳身下的软肉,有些坏坏的笑道,
“听说魔族吃人从不忌口,体内都是一片血腥恐怖的地狱; 怎么你肚子里是这么柔软娇嫩、温馨舒适的温柔乡啊?”
顾南轩还未完全从刚才的戏弄中恢复,听到这话微微一怔,若是凤轻盈在外面看到他这个样子,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想不到一向淡定的他也会不好意思,不过随即又变作冷态,有些骄傲的说道,
“哼,那是他们,我出生于高贵的天族,修炼吞食天地灵气,从不食人间五谷杂粮,更别说吞吃生灵了。”
顾南轩刚说完,似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所以能死在我肚子里,是你的荣幸。”
就像为了回击先前凤轻盈在他肚子里搞的鬼,故意气她。
“哦——?”
谁知凤轻盈不仅没被气到,还调戏般发出了一声长问,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进入你肚子里的人咯?”
顾南轩不禁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丫头的脑回路还真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就继续得意好了,到时候就怕你笑不出来了。”
顾南轩不敢再接轻盈的话,他没想到这几分钟前还被自己吓得惊慌失措的丫头,这会儿就能马上恢复成那副小魔女的样子。

凤轻盈戏弄的起劲,觉得十分有趣,还想继续看他吃瘪,欲再说点什么,话刚到嘴边就被面前的“墙壁”袭来按揉了一下,整个人翻了个跟头,顿时大怒就要发作,
“别吵!”
头顶突然传来顾南轩的声音,语气比较沉,不像是开玩笑的,凤轻盈莫名有些害怕,也不敢继续闹了,心中嘀咕,
“至于吗,这么凶……”

外面的顾南轩松开按着腹部的手,刚才凤轻盈那个跟头就是他用力按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示意她安静。
他目光一动,随即稍稍整理了下衣服,转身看向后方。
只见宝贤明尊化作的那个魁梧大汉从远处赶来,左右看了看,疑惑道:
“找到小凤凰了吗,我方才感觉到这里有她的气息,怎么刚赶来就不见了。”
凤轻盈听到外面的声音一楞,还有魔族强者?便赶忙竖起耳朵贴近面前的软肉,仔细偷听他们的对话。
“我也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可是刚到这里就消失了。”
顾南轩又恢复了那冷漠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说实话。
凤轻盈也疑惑,奇怪,他们不是来抓我的吗,难道……顾南轩想“独吞”?她想不通,只得摇头作罢。
肌肉男眯着眼盯着顾南轩看了看,有些怀疑,却又不好多说什么。
“既然无事,我们便继续分头找吧。”
顾南轩似有些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
“嗯。”
肌肉男看了半天,但他终究不能看穿顾南轩的肚子,只能无奈点头答应。
“慢着!”
肌肉男刚欲离去,又停下脚步,似有些不满他的态度,称呼也换了,沉声道,
“须提明尊,还有何事?”
“宝贤明尊……你怀疑我?”
顾南轩的眼神突然变得凛冽,四周的空气都随之凝实,一股巨大的压迫力挤得肌肉男
的骨骼都发出“咔咔”不堪重负的声音。
肌肉男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发难,猝不及防下顿感压力大增,支撑不住“吼!”的一声现出原型,头顶双角,青筋暴起,浑身肌肉撑破上衣。鼓胀的肌肉隆起,充满暴力的美感,哪怕全世界最好的健美先生看了这身躯也会自愧弗如,此时的他,仿佛举手投足间就有移山填海的力量。
“顾南轩!你什么意思?”
他被弄的如此狼狈,心中已有了怒气。
但他却不敢出手。
须提明尊在魔族之中,无论身份地位还是修为实力,都在他之上,如今仅是散发出的气息,就逼迫得自己不得不现出原型来抵抗。

“给你一个小教训,下不为例。若是再敢怀疑我,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顾南轩背负双手,风轻云淡。
“嘁……知道了!”
宝贤明尊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应承道。
他本就是魔族之人,自然知道魔族的心狠手辣,顾南轩这么说道,就一定做到。
“嗯,你去吧。”
顾南轩散去压力,肌肉男长出口气,又重新变化为人,向顾南轩点头称是,随即离去。

顾南轩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直到确定他走远了,才跟肚子里的人说,
“好了,你刚刚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凤轻盈此时倒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忘了刚才自己要说的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说,
“你……刚才为什么要骗他呀?”
“……”
顾南轩沉吟了一会儿,嘴角露出一丝危险的笑意,
“当然……是独吞你啊,我的公主殿下。”
······
肌肉男一直跑出好几公里,这才停下脚步,似有些畏惧的回过头来,远远的看了眼顾南轩所在的方向,低声说道:
“顾南轩……你最好不要被我发现什么问题,否则我禀报魔皇,你必死无疑。”
青山绿水,被雨淋过的江面泛起些浑浊,已不如来时那么清澈,空气中还弥漫着雨水过后的清新。
天色已晚,累了一天,观赏美景游玩山水的游客们总要寻个住处休息。
顾南轩也不例外。
他信步来到雅安的城街中,也不顾肚子里那位公主殿下的抗议与闹腾,与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但他现在有些郁闷,因为满城的酒店他都住不了,那儿的服务员总说什么要身份证。
身份证是什么东西?他不清楚。
“我有银子还不够吗?”
他轻叹口气,想来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一种什么法宝……
肚子里的那位小魔女实在听不下去了,攥着拳头敲着那柔软又耐揍的肉壁说道,
“笨蛋啊!你不会看看别人的自己变一个吗!?”
“唔、噢……”顾南轩恍然大悟,还一边埋怨道,
“你怎么不早说……”
······

“想不到这个世界的建筑设施还挺不错的嘛。”
顾南轩躺在酒店房间内的大床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发出了一句以他的性格少有的感慨。
“啊啊啊!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凤轻盈忍不住也想看看外面什么样,但呆在这个家伙肚子里实在是享受,所以也只是嘴上不服气的吵吵,行动上并没有做出什么。
刚才在前台的时候,酒店的女服务员看见顾南轩眼睛都直了。那是一个18,9岁的大姑娘,长得也算清秀,听语气不像那种混社会的女人,估计是还在读的学生出来兼职,没见过什么世面,于是被顾南轩的外貌惊呆了。
不同于凤轻盈的那种花痴,是被他的眼神所吸引,而这服务员是单纯的被他的帅气长相所迷住。
她结结巴巴的回着话,里头的凤轻盈听出了不对,很是不爽的用力拧着周遭粉嫩的软肉。
顾南轩有些受不了她们这样子,匆匆忙忙开好房就上了房间。

“公主殿下,放弃吧。我肚子里的防御你是破不了的,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
此时此刻顾南轩还不忘调侃一下她,
“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在里面老实点,不要耍什么花招。”
他想了想又觉得缺了点什么,补了句晚安就睡去了。

肚里的人感觉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除了伴随着整个胃袋起伏的轻微呼吸声,就只有这肚宫一直存在的“天籁”。
凤轻盈眼珠一转,重新打量着四周,这个家伙……竟然还敢睡觉,如此托大,你一定会后悔的。
她慧眼识珠,于胃宫中央看穿整个肚腹,只见头顶胃囊之上一颗血红的玲珑心脏怦怦跳动,平静而有力。其上遍布的紫红色血管为心脏的主人提供生命的源泉,随着这颗大心脏的跳动而伸缩。
再低头视去,胃囊下方是一片粉嫩的肠海,蜿蜒曲折缓缓蠕动,光滑柔软尽显娇嫩,一条条紧密挨着的圆润的肠管表面看起来十分水润,想来手感也不会比胃里的软肉差。
这番观察,使凤轻盈感到心痒不已,没想到他不止胃里这么好看,整个肚腹都如此漂亮,真想在他肠子里玩玩儿啊……
“这腹中防御虽看似完美,无从破解,但修炼了这种之人必有一处罩门,也就是死穴,敏感非凡脆弱异常,一击即破,轻易便可取人性命,只要找到他腹中那处罩门破解这防御,到时候……哼哼,有你好受的!”
夜渐渐深了,一轮明月高悬于上空,今晚没有星星,天空显得无比深邃。
绽放的霓虹灯,编织了夜的美。
繁华的街市上,各家商店、酒楼、广场上那些造型各异,光彩夺目的灯纷纷亮了起来,将整座城市都映成了斑驳的彩色。相比白天,夜晚的雅安,更是人流如注,热闹非凡。

酒店房间内,一穿着单薄的俊美男子,正卧于床榻上酣然入梦,掀起的薄被遮盖不住他绝好的身材,略微紧身的上衣更是将性感凸显得玲珑剔透。淡雅的月光透过房间小窗洒在他的脸上。白皙光洁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一头乌黑的发丝,泛着迷人的色泽,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微风吹来,抚过顾南轩的小腹。若是将耳贴近,还能隐约听到那层白皙肚皮下传来的微弱肠鸣声。换做常人,晚上睡觉不好好盖被子,搞不好第二天是要闹肚子的……

夜色撩人,却美不过那令人神往的肚宫。
凤轻盈此时也躺在一张柔软的粉色“大床”上,那是顾南轩的胃里。
她在等待,等待顾南轩彻底睡着放松警惕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
其实凤轻盈很享受这种感觉,温暖的胃袋缓缓蠕动,她也不忍心打破这份美好。
顾南轩也还在睡着,带着三分安逸,三分恬静,三分慵懒,一分美意。似乎全然不知自己肚子里接下来要发生的大祸。
“顾南轩?~轩轩~~?”
凤轻盈故意拉长音,调皮的叫了下他,见没有回应又抬手试探性地戳了戳胃壁——柔软有弹性,她忍不住又戳弄了几下,外面还是没有反应。她确认顾南轩已熟睡,估摸着差不多了,便要开始行动。
之前那番“戏弄”倒是有点效果……凤轻盈又想到了白天她舔舐过的地方,想着想着,就顺着记忆看了过去——
那块软肉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粉红色,正伴随着整处肉壁缓缓蠕动,轻轻起伏。她甚至还看到了自己在上面留下的浅浅牙印……
不对不对!凤轻盈又摇头赶紧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这样刺激的确会使顾南轩有感觉,但绝不会是被触击到“命门”该有的反应。
传闻腹中命门被人强行击破,不说当场死亡,怎么也得痛得要了半条命,辗转打滚惨叫呼痛都算好的了。
自己先前在这胃里大闹天宫般的出手,虽说当时没有使用全力,但攻击的地方也是将这粉袋几乎每个角落都“照顾”到了……他却不痛不痒,想来这弱点应该不在胃中。
也对,魔族吃人,大多野蛮粗鲁,都是生吞活剥,难免有活物在腹中挣扎,若是将自己的命门放在这胃里,只怕是脑袋有点问题。
那么这样一来,他的命门就该是在肠道里……

凤轻盈慢慢走到胃宫深处,蹑手蹑脚的模样好似只可爱的小老鼠,样子颇为滑稽,生怕吵醒了顾南轩。
只见一朵稚嫩的雏菊正在胃宫的底部轻轻张合着,这处洞口与先前凤轻盈被吞进来时的洞口差不多,粉嫩粉嫩的。朝里望去是一条幽深曲折的通道,应该就是小肠了……
洞口的大小似乎刚好合适,凤轻盈眼瞅着幽门张开的好时机一跃而下——
“糟糕!”
不成想等到自己刚好在洞口中间的时候,幽门又合上了。
“怎么办,被卡住了……”
凤轻盈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嗯……”
这时顾南轩似乎感觉到了腹中的不适,眉头微皱轻哼了一声。
而胃宫中的幽门也仿佛感觉到了凤轻盈这个不速之客,不再像方才那样正常的开合,而是用力把她紧紧夹住,任凭凤轻盈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仍旧牢牢的闭合着。
但这可苦了外面的顾南轩,他此刻正感觉肚子里有什么异物卡住了,肠胃交接的地方一阵阵痉挛,不管怎么蠕动也无法驱逐这份痛苦。
“唔~嗯……”
他不禁双手捂腹按揉起来,尽管自身强大且腹中有保护,但从未进食过的他,肚子里是何等的娇嫩敏感,与先前那番打闹不同,这会儿的感受更像是消化不良了。幽门被刺激得紧紧夹住了“异物”,那“异物”还在不断挣扎,不难受才怪了。

眼看顾南轩就要醒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凤轻盈急中生智取下自己头上的一条发带,轻轻一晃就化作片七彩翎羽,长约一尺,十分漂亮。凤轻盈拿着翎羽对幽门上下左右轻轻挠了起来,顿时这朵雏菊就有了反应……
“嗯~~啊……”
只见原本夹得紧紧的软肉开始轻微颤抖,凤轻盈也感觉幽门的力气突然小了点。
“力量变小了?有戏!”
凤轻盈趁热打铁,赶忙加快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整个幽门就被挠得胡乱蠕动起来,眼看再也夹她不住,凤轻盈瞧着软肉的反应,突然拿起翎羽对着幽门用力一刺,
顿时幽门如遭雷霆重击,如同一朵美丽的雏菊被外物刺激到花芯大绽,洞穴大开!期待已久的小肠彻底暴露在她面前,凤轻盈感到再无阻碍,趁势蹿到了小肠之中。
“嗯哈!”
顾南轩被那最后一下刺得完全清醒了,在稍稍喘息后恢复了平静。在惊诧之余凝神内视,发现胃中已没了凤轻盈的身影,这让他隐约感觉有些不秒,顺着往下看去,果然,凤轻盈已经在自己的小肠里了。
“臭丫头,刚才果然是你搞得鬼!你没事乱钻什么。”
他色厉内茬的说道,手却捂上了小腹。

“哼哼~怎么,我不跑难道还让你‘消化’我吗?”
凤轻盈把玩着手中的翎羽,略显得意的答道,
“顾南轩,我怎么看你有些紧张呢?莫非……这腹中命门真的在肠道里?”
听到这话,顾南轩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手也攥得更紧了些。
但他终究不会被三言两语轻易吓到,几个呼吸间就把状态重新调整了过来,
“既然如此,那你就找找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