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字数统计收藏本站
查看: 1644|回复: 3

【转文】《鸢染》理理子

[复制链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发表于 2018-2-3 12: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
8df924950a7b0208d89c532269d9f2d3552cc898.jpg

引子

“孩子,你要记住,你拥有高贵的血统与无上的力量,然而放任这股力量存在于世间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因此我们决定将你的力量与记忆封印,当你重新找回属于你的一切,世界会因你而改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3

主题

917

帖子

29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15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3: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数年后
我叫沈鸢染今年二十岁,要问我为什么一直在奔跑?其实并不是在锻炼身体而是我被追杀了!这应该要追溯到三个小时以前。

三小时前
“沈小姐,前方接线人已布置完毕请作指示。”
“没你们啥事了,等着好消息吧。”我接好耳麦,看着前方茂密的丛林心里直犯嘀咕,怎么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林子深处怕不是有猫腻吧?于是乎我多长了个心眼为自己多留了条后路。
我身影越飞越近终于看到了放水晶的架台,指示信号显示并没有红外线什么的装置,于是我放心大胆的准备上前取走那宝物,可哪料……触碰那水晶的一刹那传来了铺天盖地的警报声!我滴个鬼鬼!竟然会被这样下套!妄我沈鸢染的一世英名!好吧,没时间感叹了,现在唯有……跑啊!
好在我轻功好啊,没过多久便甩开了那群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我急中生智竟然跑错了方向!在侦查地形前就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跑到那个死路去,结果竟然最后……我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就感觉整个人不正常。哪次组织的任务不是完美完成任务,可这次……

现在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眼看着自己快要跑到树林尽头,又看着身后的一大群人像是算好了似的宛如洪水猛兽一般朝我涌来。好吧,看来今天要交代在这了。还有没完成的心愿来着?似乎想不到了?那就这……我不要啊!我还没活够啊!有没有天降的大神救我一命啊!小女子愿以身相许啊!我知道我在白日做梦,看着一梭梭子弹朝我袭来,我似乎也不想反抗了,一股没来由的困倦袭满全身,我不自觉闭了眼。
意料之外的是子弹并没有打中我,而是噼里啪啦的全部落在了地上。我睁眼看见一名银发男子背对着我,敌人的攻势并没有结束,子弹持续朝我们射过来,然而他只是轻巧的一挥手,子弹瞬时又全全落在了地上。
“愚蠢。”他没回头冷哼了一声。本来嘛,目睹了这一切的我还想说声谢谢,可哪知他嘴巴这么臭,我也就没管什么险不险境的了,朝他凶道:“你什么人啊!救了我也不至于这么说人家吧!”
他撑起了个像防护罩的玩意然后转过头,银色的眸子瞅着我,面无表情的盯了一会,口中又传出欠揍的两个字。“**。”
“喂!你这个人太讨厌了吧!我……”
“吵死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来着,只觉得后脑勺被人重重一拍……杀千刀的……这人真的是来救我的吗?怎么感觉在他手里会更惨啊!然后,我就华丽丽的晕了。

神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还好还好脑袋没搬家。不对,这里是哪?我现在是趴在一个软软的空间里,头顶上方还能听见咚咚咚的……像是心跳的声音?等会……心跳的声音?!诶不会不会!哪有这么惊悚的事啊!而且!我还没被消化呢!于是我朝着头顶喊,希望有人能听到我的声音。
“有人吗!”
没人理。
“有人在吗!”
还是没人理。
没人?不会吧……我的第六感很准的,总觉得那个男人还在附近,于是憋足了一口气往外面大喊:“有人在吗!吗!吗!”
“闭嘴。”
终于听见了声音,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那个欠揍的男人!
“喂!我在哪啊!你把我关哪了!”
没人理。
“喂!说话啊!”
还是没人理。
这一次我没有生气反而确定了我刚刚否定掉的答案,这个黑漆漆又来回起伏的地方莫不就是那人的胃吧?他这么着急把我吃下去干嘛?嘿嘿,那干脆给他点惩罚好了,于是坏坏的笑着问:“外面那位,你说~我要是打你,你会不会很疼呀?”
外面依旧没人说话。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狠狠的朝那软乎乎的肉墙打去。意料之中的传来一声闷哼。
“是不是很疼呀?喏,你告诉我我在哪,我就不打你了呀。”我这副嘴脸一定讨厌的要死,但我就是高兴,谁叫他不理我!救了我又说我蠢的!
“……”
哎呀呀,外面那位还挺要面子的嘛,不好好让你服软就对不起我特工这个称号!
触摸着四周,虽然很惊讶会被这家伙吃掉,但他应该不是人类吧?毕竟人类不可能把人缩小嘛,所以的话,就算为难一下他也是没关系的吧?心里还有些紧张,拍拍脸给自己鼓了把劲,然后理直气壮的往肉壁上踹了一脚,再朝这胃壁使劲挥了几拳。
“你给我……住手!”
“疼得受不住了?”我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问。
“沈鸢染!”
“在呢。”他是来救我的,所以我一点也不惊讶他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给我在里面安静待着!”
“我若说不呢?”我挑衅道,手还不老实的捏了捏身旁的软肉。
“嗯……”外面只有一声微乎其微的呻吟,接着就是一片死寂。我心里泛起强烈的不安,一时没留意就被一团光送了出来。
诶?
诶诶?!
诶诶诶?!!
这是搞的什么鬼!我这么轻易的就被送出来了?这是个什么套路!?我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变大,又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眼神一点一点变冷,我就知道……我要完蛋了。
“咳咳,那个!有话好说啊!”我连连往后退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害怕,咚的一下,脑袋撞到了墙壁上。
“嗷!”我捂住头蹲下去,吃痛的揉揉脑袋。揉了半天看见对方没什么动作,又瞟了一眼那男子,然而他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那个……”我笑着打着哈哈,蹑手蹑脚的移到门的那个方向。可哪只我还没移上几步就被定在了原地。
我心里紧张的打着鼓,看着他起身朝我走来,这才发现他穿的是一套专属的特工制服,全黑的衣裤将他的气质衬得更加冷漠,只是那一头银发格外引人瞩目,还有同为银色的瞳子,简直比银水晶还漂亮!不是赞叹这些的时候啊!他为什么穿着我们组织的衣服!还有!他这么恐怖的走过来是几个意思!我害怕的不得了,可我好歹也是个特工诶!我还是很厉害的!所以强作镇定不怕死的开口。
“喂!我警告你不要过来!我可是很厉害的!喂!听到没有!你你你!不要过来啊!不要杀我啊!我我,我认怂好不好!呜呜呜……
“怂了?”他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
“怂了。”我眼泪汪汪的望着他,一个劲点头。
“错了?”
“错了错了!我哪里都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总感觉这男人在憋笑。
虽然他眼神还是很冷,但是似乎心情好了很多?我可不敢随意揣测这男人的心思,说不准哪天我脑袋就搬家了。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得好我就放了你。”
“好好好!”我忙不迭的点头,生怕他反悔了。
“你身上的气味是故意带上的?”开始问问题之后他又变回了恐怖模式,我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能老实的将问题甩回去。
“你说的……是什么气味?”
“你不知道?”危险的气息更加浓重,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气味啊!
“我真的……唔!”我惊恐的睁大双眼,一瞬间他的手掌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又被他定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大力的呼吸空气,费力的解释,“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气味……”
我快喘不上气了,他眯着眼盯着我面部的每一个变化,最后还是松了手。
我还是无法动弹,只能拼命的呼吸,刚刚那种感觉真的像是走了一道鬼门关,我看他的眼神里产生了畏惧。
他并不关心我的现状,开始了下一个问题。“你是如何……”顿了顿,他似乎不愿意说这番话,“让我产生痛感的。”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个问句,反倒是我说错一个字就会要了我的命,可就算是如此,我也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闭着眼,这个答案他肯定是不满意的,而且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就算没被定住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么看来还不如在作战的时候牺牲了,也比任人摆布强上百倍!
“嗯。”
诶?我的束缚被解开了?我惊讶的望着他,眼里满是疑惑。
“收拾一下,去交差。”他没再管我径直离开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是我的办公室。
这是个什么情况?我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四周,可能是被吓傻了,我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想法。可话说回来他穿着和我一样的制服就说明他和我一样是组织里的人,那为什么我从没有看见过他?而且刚刚……他真的差点把我掐死了!回想当时的场面我还是胆战心惊的。算了,暂时不想这些,先去把任务交了。我掏出收纳戒里的水晶,是的,这次任务我还是完成了。我骄傲的想着,走出了房间。

一路上都有人向我礼貌问候,那是当然了虽然这次任务做得差劲,但毕竟我还是精英特工嘛,能评上这荣誉的几千人里才十个。虽然我们相互不认识,也只是做任务遇到会打个照面,一般来说都是单独行动,成为搭档的概率是很小的。
一路想这想那的,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头领的会议室。
我刷了门卡按了门铃走进内室,其实嘛首领大人是我的奶奶,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是从小把我待大,对待我们也是一视同仁,奖罚分明。进了内室,我看见奶奶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我本想上前关切一番,然而余光瞟到了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人,对!就是那个差点把我掐死的男人!
“奶奶!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啊!”我知道奶奶在这个地方男人不会做什么,于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像是这样做我就可以泄愤。可他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完全把我是做了空气!
“小染,别闹了。这位是林子珩,以后就是你的搭档了。”
我瞬间呆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指着林子珩。“不会吧!奶奶您在开玩笑吧!我和他一组?我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染,听话!都这么大的人了。”奶奶皱了皱眉,一副恨铁不成的样子。
“奶奶啊!我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您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住口,这是命令。”奶奶的表情严肃起来,我知道这是算是落实了,不情愿也只能这样了。
奶奶看着我妥协,满脸歉意的看着林子珩。“不好意思啊子珩,这孩子被我娇惯坏了,我这老婆子给你赔个不是。”天啊!高高在上的奶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道歉,这个林子珩到底什么来历啊!哦我忘了,他是只妖怪,来历大了。我哭丧着脸,自哀自怨。
“无事,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行告退了。”看着奶奶点头同意,林子珩离开了。
“那奶奶……我也走了吧。”我没精打采的也准备离开会议室,却不想被奶奶叫住。
“小染,不想知道为什么任务差点失败吗?”
“诶,奶奶知道吗?”是啊,为什么这次输得这么惨,按道理说没有哪里出错啊,除非是有……不会的,不可能有内奸的。
奶奶静静的看着我深思,最后摇摇头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一般。“莉兹是内奸。”
“怎么会?!”我脑中一片空白,不可能的!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怎么会出卖我!不可能这样的!
“善良会要了你的命,这也是为何我将子珩安排与你做搭档。”奶奶叹了口气,缓缓说着。
“那我的下一个任务是不是去清除叛徒?”我发现我的眼睛湿了,是啊,我不想奶奶的答案被我猜中。
“是的。”奶奶平静的望着我,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淡淡说了句,“累了就好好回去休息。”
“……知道了,鸢染告退。”沉默了一小会,我接受了命令,离开了房间。

我早就应该知道,在执行任务的两天前,莉兹就不见了踪影,可我从来没有将计划暴露和她联系在一起,一直告诉自己不会的,莉兹只是不知道去哪玩了,回来又会去奶奶那领罚,然后那时候……我替她求求情,大不了……和她一起受罚……想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阖上门蹲在门边大声抽噎起来。
“别哭了,丑的要死。”我吸着鼻子看见林子珩扔了一包纸巾在地上也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是来安慰我的?那干嘛不多说说好话,扔一包纸就走了。
“喂!”我刚想叫住他,砰地一声就听见他关上了房门。
本来心里就不是滋味,被他一搅和我更不舒服了,不过也亏他这么一搅和我难过的心情才好转了些,在这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进去的那个房间是我住的房间吧?他为啥会出现在我家还进了我的房间!
“林子珩!你为什么会在这啊!”我一进房间就对他不满的抱怨,但似乎没什么用,他照样气定神闲的铺着被子。
“你不要吓我哦!我可一点都不经吓的!你你你!不会要代替莉兹睡我旁边吧?!”一提起莉兹我眼神黯了黯,可当我看见他又用那种看**的眼光瞥了我一眼之后我的怒气取代了悲伤,不满的上前,就差点要坐他床上了。
“不至于吧!奶奶不给你安排另一间屋子,就非要你和我住?你掐我的黑历史我还没忘记呢……”我缩缩脖子,想起这事就怕他。
“不会了。”他淡淡向我保证。
“诶?不会了?不会掐我了呀!那会不会再把我拍晕呢?”我得了便宜卖乖,这样子会不会讨人嫌呢。
“不会。”他又承诺了一次。
我捉摸着他都答应这么多了,那我是不是还可以问些问题呀。看他冷冰冰的眼神,突然间觉得也不是这么可怕嘛!然而我还是错了,当我发出下一个音节的时候,我的嘴巴像是被粘上封条一样,根本就说不出什么话。
“唔!唔唔唔!”我发出严重抗议!可他又不准备理我了,自顾自的整理东西。
我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试图激起他的同情心,事实证明他的同情心被狗吃了。
他不解开法术我也没办法,只能悻悻的躺在旁边床上,无聊得直犯困。干脆盯着他吧,反正他长得挺不错。其实嘛,单看他的侧影一点都不冷,只要他那双渗人的眸子不盯着你,就不会觉得冻人。但是但是啊!他明明长得那么好看!特别是眼睛!漂亮的不得了!干嘛非得拒人千里之外呢。我想不通,整个人趴在床上眉眼弯弯的继续瞧着他。他终于被我看得不自在,冷着脸问我:“不吵了?”
“嗯!”我忙不迭的点头,伸出三根手指郑重保证。
他随意的挥挥手,解了我嘴上的封条。
本来还想再看一会的,因为他实在是很耐看,我长这么大还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生。可我也不敢再盯着他看,他要是真的生气了,我估计会死的很难看……至此之后呢我又多了一个习惯,有事没事就观赏我身边这个男人。

看他收拾完床上用品,整理好生活必需品以后,又开始仔细琢磨着什么文件资料。我想凑上去瞧瞧,他啪的一声将资料收了起来。
“干嘛啊!我看都不能看了嘛!”
“嗯。”
“你还嗯?!我们不已经是搭档了嘛?看看也就没关系了吧!而且!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本来好端端的是来营救我,结果又莫名其妙将我打晕,还把我吞了,接着还把我掐个半死!最后竟然又被告知成为搭档了?!你怕不是成心玩我哦?”我叽叽喳喳的发泄着怨气,看着他一脸处事不惊,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也没看我,像是准备要出门。
“好嘛好嘛,不闹啦……我可不可以也问你个问题呀?”
他没回答我,只是停住了脚步。
“那我当你默认了哦?”我笑嘻嘻的跟上他,其实我是没想到他会同意的啦,所以说我还有点事受宠若惊。
“虽然你是妖怪,但是也没有把我消化掉呀,那为什么要吃掉我呢?”我还特意转到他身前,想看看他的表情。
我等了他很久都没有说话,再一会他叹了口气,重新坐回了椅子,又隔了好一会才开口。“你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让我忍不住想……吃掉你。”
“诶?什么味道啊?”我闻了闻衣服上的味道,并没什么特殊的味道啊。
他像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又不打算理我了。
“说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呢。”我可怜巴巴的开口。
“白()痴。”他扫了我一眼,缓缓开口:“现在你自然没有那气味了,不然,你怎么可能还在外面。”他又睨了我一眼,“真不知道你怎么选成精英的。”
我忍!我忍!!我忍!!!他这个人一般不喜欢说话,话多的时候就是挖苦我的时候吧!我瞪了他一眼,余光看到了林子珩放在桌上的文件,望着天花板淡淡笑了笑,“我知道的啦,那一定是清除莉兹的文件书。”我朝他嘻嘻一笑,“看嘛,我还是没有你说的这么蠢哦。”我鼻子又有些发酸,努力睁大眼睛绽放了个大大的笑容。
“蠢()货,别想多余的事情,跟着我就好。我今晚有点事,你自己看着办。”他起身将文件一并带走了。我呆呆的坐在自己床上,不理解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是怎么一回事,说温柔也没有,因为他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说的这些话让我的内心温暖无比。“原来……他除了怼我还会说些人话啊……”不知道此刻我是什么表情,只知道我一个人捂着一张脸在那里嘿嘿嘿的傻笑。
林子珩走后我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丢丢的转变,具体的说不上来,但我知道的是,按照没成为搭档之前的林子珩,他绝对不会安慰我,也就只会冷眼旁观。那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了呢?我趴在床上杵着下巴怎么也想不通,要不找个时间问问?嗯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看了看钟表才发现已经很晚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出去有什么要紧事。想不通的问题就不想了!我伸了伸懒腰,准备一会就睡觉。
我关了灯躺在床上,本以为能等到他回来,可是我错了,最后等到睡着也没听见开门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起来也没见人影,这算是夜不归宿?心里莫名有点不开心,说好的是搭档了结果还跑出去鬼混!不对,他鬼混管我什么事啊!心情很不明媚,准备出去晨跑缓解下心情。
“吱嘎————”我刚把门打开,迎面就撞见了林子珩。我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他并没有当回事就准备直接进门,可下一刻,他出现了异样。
“你……”他的表情很难看,像是在克制些什么。
“怎么……喂!你干嘛啊!?”我担心他的突发状况,却被他一只手拎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
“该死!又是那种气味!”我听见他低低的咒骂,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我也知道现在最好别出声。
“老实呆在这里,别让我看见。”他又出去了,把房门摔得震天响。
“莫名其妙。”他这神经病一样的举动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我还是担心他,因为刚刚他的表情真的很痛苦,就像是极力压抑什么一样。所以我没听他的话,来到客厅,看见了他。

“林子珩……你怎么样了?”我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想知道他的现状。
“进……去。”他没看我,狠狠捏紧了拳头。
“你生病了吗?我可以给医生打电话让他来看看……”
“滚进去!”他的样子很暴躁很吓人,却依旧没看我一眼。
“你怎么这个样子!咱们是搭档了就要互帮互助啊!”他的警告我听在耳中可没放在心上,走上前和他越靠越近,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离他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我看见他松开了拳头,那种极力克制的感觉不见了。我心下松了口气以为他好了,可哪想到他一把将我按到了沙发上。
“你做什么?!”我惊恐的望着他,他如今的神情就好似我是他的猎物一般。
“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将你吃掉的?”他冷冷的笑着,银色瞳孔像是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我……”呆望着这个离我咫尺的男人,猛地明白他话中的含义,慌乱!无比的慌乱!但下一刻我恢复了冷静,就算被他吃掉我也不会怎么样,那我何必要惊慌。“想知道。”我望着他的眼睛点头,语气里颇有点视死如归的味道。
“成全你。”他眼里划过一瞬的惊讶,不过很快就被冷漠所取代。顿时我周身的事物变得无比巨大,我看着林子珩将我抓起来,对就是抓起来!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然后然后……我就被他直接扔进嘴里了?!他是真把我当食物吃啊?!再然后我本想观摩观摩他的口腔,哪知道他完全不准备让我停留,一口水就把我冲下去!我还被呛了好几口水!天杀的!食物就该被这么对待吗!我气呼呼的锤了几拳,上面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声音!
等等!等等!现在不是较劲的时候,我应该理一理自己的思路。

其一!这个男人其实是很不想吃掉我的!因为他会抗拒这股味道!味道?我又闻了闻我的衣袖,还是没什么特殊的味道啊,也不知道他闻到的是个啥味……他抗拒这个味道又不想吃我,而且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进到他肚子里了……这能不能说明……他是个自尊心很强!又很害羞!俗称傲娇的生物!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一个毒舌!冷漠的男人竟然还自带傲娇属性!我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继续整理思路。
其二!不知道他是不会消化我还是不能消化我,总之就是我在他肚子里没有任何危险,反倒是他自己会有危险。再来嘛,我打他是一定会疼的,按他这么高傲的性格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肯定不会轻易呼痛的。想到这里我心情好了许多,现在算不算我抓到他把柄了呀。也不算……毕竟我还要出去,如果我一个不小心虐狠了,我出去是会遭殃的!想到这里我简直欲哭无泪,还以为捞到什么好处了,结果又是空欢喜一场。
其三!他好像直接就可以把我送出去?不过上次是我没注意被突然传送出去的!那如果……如果这次我注意呢!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呀。我坏心眼的准备搞事情。
“呼……所以上次是这么被吃进去的啊……真是粗鲁!“我站起身,戳了戳柔软的胃壁,抬头问他:“林子珩呀,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吃我呢?”
“嗯。”外面闷闷的答应,也不知道是被我弄得不舒服还是真的在答应。
“嘿嘿,那原因其实是你没怎么吃过活物而且我还可以让你感觉疼痛吧?”我往胃的底部走去,边走边戳。
“不要得寸进尺。”
哼,冷死人的声音吓唬谁呢,我可在你肚子里呢!好吧,我还是很怂,不敢把这句话直接说出来。
我猜他现在肯定又无奈又生气,所以我干脆换了个话题。“那个计划,你懂的,是几天后执行?”
“……明天。”他默了默,开口回答。
“这么快啊……”我一阵失神,半天才反应过来,急急开口问:“要是明天又出现现在这个状况怎么办啊!”
“凉拌。”听他的声音似乎并不在意,我有点纳闷反问道:“我在你里面,不影响作战嘛?”
“有你没你都一样。”
“你太过分了!”我气得直跺脚,反正这里是他肚子不踩白不踩!我狠狠的跺了几脚。
外面还是没有痛吟,只听得林子珩咬牙切齿让我住手,我才不听他的呢!外面他是老大,到了里面还是这样就太没道理了!我早就想好计划了!于是我急急忙忙的跑到幽门附近,准备钻进去!
“你在……做什么?”冰冷的声音此时没有那么冰冷了,因为他肚子里有个我呀。此时的我使劲钻进幽门的开口处,幽门死死将我加紧不让我进去,这就达到了我想要的目的。我不停的扭动身体,幽门就将我夹得越紧实,我可以想象现在林子珩有多难受,我渐渐有点心软,询问林子珩:“答应我个要求,我就不闹了!”
“你再说一次?”他的声音像是在发笑,不会是气极反笑了吧……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了?我还是不怎么信邪,毕竟这样子夹住了他就不能拿我怎么样了吧?开开条件也就没关系了吧?我可不要一辈子当个受气包呢!
所以,我真的开口了。
“答应我要求我就不闹了!”
“找死。”
静了一会,我终于感觉到了害怕,他真的很生气现在……可是我不敢出去啊!于是紧紧的抱住软肉,一下也不松手。过了一会,又是一团光罩住了我,不管我怎么用力的抱住肉壁,我也还是被这光团用力一拉,像丢垃圾一样被丢了出来。我还看到了……刚刚被我抱住的那一块肉壁,脱落了。
我还是像上次一样,被他扔出了体外。
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你竟然……就为了赶我出来……能这么做?”这么可怕的……对啊,他是妖精。我怎么会天真的以为他温柔?他对自己的身体都这样残忍,更别说其他人了。我的下场一定很惨吧,我恢复了原本大小,坐在一把椅子上,原以为我会害怕得要死,结果竟然格外的……安静。
“沈鸢染。”他走过来,神色森然,像是想把我碎尸万段。
我沉默着,也确实不敢再和他对视。
“能这般挑战我底线的人,你还是……”突然间林子珩像是想到了什么,看我的眼神里突然出现了一种我看不懂的神色,默了片刻,开口道:“不要再这样了。”
他无奈的起身,像是准备出去。
“你竟然不惩罚我?”天啊!我脑子坏掉了吧!本来好端端的!我找什么茬啊!
“哦?”他顿住脚步回头看我,“想要惩罚啊,行,我答应你。”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走近我。
我可能一时间被他那抹笑勾去了魂,竟然没来得及躲闪,就被他定了身,锁住了嘴。
“惩罚愉快。”什么人啊?!他还好脾气的和我挥挥手说再见?!看着他随手关上了房门,我心里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有没有人能救救我啊!我再也不作死了!我真的懂了啊!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啊!啊!!!
我不知道等了多久,林子珩没来,他施的法也没解除。我就一个人坐在这把椅子上,除了眼皮能眨巴,思想动如脱兔以外……我就像个木乃伊一样杵在这里!杵在这里!!!都整整一天了!!!我就听着闹钟滴答滴答的响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十二个小时我什么都没干啊……关键是什么都没吃……饿得我可以把一次自助餐的钱都吃回来了!为什么还没人来啊……求来人啊……这里要出人命了……林子珩啊……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作死了好不好……给我吃顿饭吧……我在心里鬼哭狼嚎,也没一个鬼肯出来救我。
“吱嘎¬¬————”有人来了!我能吃饭了!我看着林子珩端了盘鱼摆摆进来,我眼睛里放着精光,一个劲的吞咽唾沫,他再不解开我,我真的快被馋虫勾走了!因为他那盘马面鱼真的好香好香!馋的我要命!
我希冀的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各种讨好的光芒,生怕他看不见,一个劲的对他抛媚眼。
“……”他静默的解开了法术,我一个爪子就想伸进去抓鱼摆摆,可被他打了一下手背。
“去客厅,洗手,拿筷子。”他淡淡告诉我。
“哦哦哦!好的好的!马上马上!”我噌的一下蹿出去,手洗得白白的,拿了两双筷子过来。
我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真的特别特别好吃!好吃的像是天底下最好吃最好吃的美味!我吃了一条马面鱼,抿着鱼尾巴问他:“你不吃嘛?”
“吃过了。”
“哦,这是你做的吗?”我把鱼尾巴的味道终于抿完了,转过头问他。
“嗯。”
“哇!你手好巧哦!你看我都不怎么会做饭。”我是真的又忘了刚刚他凶神恶煞的样子了,现在一下子觉得他的形象好高大好高大。
他没再说什么,看了我几眼终于无奈的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出了句稀奇古怪的话。“你怎么可能是她,你简直愚蠢没心机到家了。”
我不太明白他的话,也懒得去明白,现在最关键的填饱肚子!
终于,一大盘鱼摆摆被我消灭干净,我满意的擦擦嘴,一副狗腿子模样。“谢谢亲爱的搭档为我做了这么可口的晚餐~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啦!我去洗盘砸~”然后屁颠屁颠的进了厨房。

我擦擦手从厨房出来,见了我,林子珩把一份计划给了我。“你好好看一遍,看完就去睡觉,明天起来就出发。”交代完毕后,他手里还有份其他的资料,可这并不是我该管的了。
研读完毕后,没有我想象的那种沉重心情,看了看一旁还在看资料的林子珩,说了句那我先睡了,就睡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